特斯拉上海工厂加速赶工

本报实习记者郭阳琛记者刘媛媛上海报道

8月30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进口车型价格全面上调。其中,Model3标准续航升级版(进口版)价格从35.59万元上调至36.39万元,Model3高性能版价格从49.99万元上调至50.99万元。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特斯拉此番涨价,或是出于汇率不确定性方面的考量。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特斯拉在中国已经进行了多轮调价。

在国际环境不稳定的背景下,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施工进程尤其受到关注。在7月召开的第二季度电话会议上,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未来12个到18个月应该是最令人兴奋的。在此期间,我们相信上海超级工厂将大规模生产。”其同时表示,将按照计划在年底前推出国产Model3。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前往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看到,工厂车间主体已经基本完成,厂区南端的一期项目220V变电站也顺利封顶。但车间外围工期较慢,泥土、碎石仍暴露在外,混凝土搅拌车、挖土机等工程机械频繁进出,不时传出机器的轰鸣声。

针对上海超级工厂的施工进程、投产时间等问题,特斯拉方面回复记者称,项目目前已基本完成一期一阶段厂房建设,预计最早在第三季度完成一期一阶段竣工验收,在年底正式投产,初始阶段每周生产约3000辆Model3电动车,中国制造版Model3将采用第二代生产线以优化生产效率。

加速赶工

公开资料显示,特斯拉上海工厂是特斯拉首家海外工厂,也是第一家由外国汽车制造商在中国全资拥有的电动汽车工厂,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计划一期年生产规模为15万辆纯电动整车,全部建成后的年产能可望达50万辆。

开工7个多月以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直在“超速前进”。9月是否完工?年底量产是否可能?带着疑问,日前,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临港产业区两港西大道附近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进行实地走访。

从外部观察看,特斯上海工厂的车间主体已经基本完成,厂区南端的一期项目220V变电站也已经顺利封顶,车间外围工期较慢,泥土、碎石仍暴露在外。

目前车间内外施工人数较多,混凝土搅拌车、挖土机等工程机械频繁进出,不时传出机器的轰鸣声。环绕工厂一周,记者并未看到任何特斯拉的标志,但钢围栏上随处可见的“重大项目禁止航拍,一经发现后果自负”的警示。

一名负责工厂机电的施工人员告诉记者,工厂的机电部分已经全部完工,目前主要在进行装修。为了赶工期,他们团队一天至少工作九个小时,有时加班需要十几个小时。“这个工厂建造速度很快,工地上早上6点就有人了,一直会‘繁忙’到晚上八九点。”

“最快月底就能完工了。”一名负责电缆施工的分包商表示,目前电缆施工已进入尾声,尤其是调试车间的电缆基本施工完毕。

“上海工厂的生产线包含整个造车流程,机械化程度很高,一直是由国外人员在调试,汽车零部件也都是从美国运送而来。试造的新车都停放在位于工厂中间的车间。”上述说法也得到了工厂安保人员的印证。

特斯拉方面回复记者称,项目目前已于今年第二季度基本完成一期一阶段厂房建设,预计最早在第三季度完成一期一阶段竣工验收,在年底正式投产,初始阶段每周生产约3000辆Model3电动车。中国制造版Model3将采用第二代生产线以优化生产效率,总装线只有不到50个工序,相比传统总装线简化了约70%,全部使用一个标准车身框架,线束比一般汽车减少50%的重量。

值得注意的是,8月29日,马斯克出席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在交流中,马斯克也谈到了在上海开设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感受,他表示,上海的超级工厂非常令人震撼,对于中国感到惊喜。“全世界都看到了一个好的案例,一个创新企业在中国可以取得多好的进展。之前我在其他地方没有看到过这样快速的发展,中国就是未来。”

盈利难题

事实上,从各系车型的产销数据来看,Model3处于绝对统治地位。今年二季度,Model3产量为72531辆,交付量为77634辆,同比激增154%和321%,再次成为了美国市场同级别最畅销的豪华车。此外,87048辆的产量和95356辆的出货量,均创下历史之最。

然而,产销双增长也难掩特斯拉的盈利难题。北京时间7月25日,特斯拉发布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特斯拉实现营业收入63.5亿美元,环比增长40%,同比增长59%。电动车业务营收实现53.76亿美元,环比增长44%,同比增长60%。但该季度归属股东净亏损为4.08亿美元,合每股亏损2.31美元。亏损额度环比减少44%,同比收窄45%。

为何特斯拉第二季度销量创纪录的情况下,业绩仍然低于预期难以实现盈利?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一方面,随着燃油的降价,市场对于新能源车的需求开始减弱,特斯拉也因此多次调价;另一方面,特斯拉的研发投入成本较高,导致生产成本一直居高不下。

天风证券认为,核心原因是税收补贴退坡压力集中于2019年,公司频繁降价抢占市场使得毛利率出现下滑。由于特斯拉去年销量已超20万辆,从今年1月起,公司税收优惠由7500美元/辆缩减至3750美元/辆,6月起降至1875美元/辆,年底则全面取消。为此,公司半年内已累计降价6次,降价幅度与补贴退坡幅度基本保持一致。

“特斯拉实现盈利需要完全电动化和5G商用化两个拐点。”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陈杭向记者表示,电动化属于从传统工业,需要全球实现极大的规模效应才能巨幅降低成本,但除了特斯拉“领跑”,其他车企还没有跟进。而5G完全商用化是特斯拉无人驾驶系统的最后一块拼图,“到那时特斯拉将在无人驾驶领域遥遥领先,这也会是它最强的‘护城河’。”

在盈利问题和未来税收双重压力下,特斯拉或将未来市场“押宝”中国。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说:“随着上海工厂建成投产进入倒计时,全球投资者将更好地理解中国对全球汽车市场的价值”。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已成为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在华新车销售总金额达14.69亿美元,同比增长41.8%。

安信证券分析称,基于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进度,所得到政策层面的支持,以及本地供应商的高效,特斯拉依旧有可能在国内“墙内开花”。随着后续上海超级工厂的投产,本土化的深入将对同等价位的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型冲击巨大,也可能会对特斯拉以及相关供应链上的企业业绩带来意想不到的正面影响。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