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达用车频被曝退押金难,共享汽车是继单车后又一个坑?

近日,“盼达用车”的名字接连出现在某投诉平台上。经中新经纬客户端查阅,截至目前,在该投诉平台上有关盼达的投诉量共有7169条,几乎所有的诉求都为“退款”,其中不少用户反映客服回复后问题并未得到解决,而显示“处理中”的投诉也不在少数。

在“押金门”事件不断上演的背景下,不少用户提出质疑:“盼达为什么给不出押金?是否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深陷“押金门”,用户维权难

来自重庆的蒋小姐于去年注册为盼达用车平台用户,今年6月10日申请退还押金1000元。如今,距离提出申请已过去近两个月,她仍未收到退款。“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她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说。

蒋小姐称,她没有违约行为,且严格遵循了盼达的退款流程。在跟进退款过程中,她多次联系盼达客服热线,得到的回复是加急处理,但具体时间不确定。无奈之下,她于7月7日前往上述投诉平台进行投诉,收到的仍是“尽快处理”的回复。

根据盼达用车APP上的用户协议,用户提交押金有三种方式,分别为充值1000元、花呗授权冻结1000元以及支付宝预授权。用户可在距最后一次订单完成30天后申请退还押金。若用户有违约行为,须处理后才可解除。经平台审核后,押金于15个工作日内退还至用户原账号。

盼达用车相关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协议里提到的“15个工作日”是从各项审核完成后起计,而平台查询违章信息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因此实际用时难以把握。对于投诉平台上用户反映的情况,该相关人士表示:“会尽快处理,待用户信息审核通过后会第一时间退还押金。”

而实际上,在投诉平台上可以看到,“提交申请后几个月都收不到押金”的现象普遍存在。对于“审核滞后”的说辞,不少盼达用车的用户也表示“不能接受”。

来自河南郑州的王小姐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她与盼达客服沟通的过程很“心累”。在多次强烈催促下,客服曾给过她“1~3个工作日会到账”的承诺,但最终没有履行,甚至出现电话无人接听、留言不予回复的情况。在距申请日3个月后,王小姐终于收到了押金,但她表示“再也不会使用盼达”。

运营初期尚未盈利,力帆难以助力

上述维权用户纷纷质疑:“盼达为什么给不起押金?是否资金出现严重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盼达用车是由力帆控股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出行平台,于2015年11月上线,其主要采用分时租赁的模式,为用户提供新能源汽车出行方案。

目前,盼达主要采用定制版的力帆330EV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在150-200公里之间,已在重庆、杭州、成都、郑州等多个城市落地运营。截至2018年年底,其注册用户数已超过400万。同时,它也是国内第一个以第三方征信免押金出行项目。

然而,从相关数据来看,盼达用车背后的力帆股份近年来的情况并不乐观。力帆发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力帆全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 110.13亿元,同比下滑12.6%,净利润约为2.5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7.95%,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21.4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047.68%。力帆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力帆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约为22.47亿元,同比下滑31.07%,净利润约为-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

在业内人士看来,盼达用车可以说是力帆新能源布局下的重要尝试。今年5月9日,力帆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证 e 互动”网络平台召开了投资者说明会。针对投资者提出的“力帆目前的资金情况是否能支持盼达发展?是否考虑放弃分时租赁?”的问题,力帆方面表示:“换电模式是公司新能源运营模式的其中一种。我们致力于推动行业换电标准的建立,目前公司对换电业务的态度为坚持探索、维持规模。公司看好新能源分时租赁产业,将继续支持盼达的发展。”

2018年7月,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中显示,盼达用车主要通过将汽车抵押给融资租赁公司获取借款支付汽车购买款,且处于运营初期,盈利能力尚未体现,目前处于资不抵债情况。2018 年1-3 月实现营业收入0.32 亿元,净利润为-0.43 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今盼达用车的问题与力帆的困境不无关系,如今“自身难保”的力帆股份难以为盼达用车实现充分的资金输送。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车企本身的不盈利是引起押金难退的关键原因。

投入大、成本高,共享汽车难以为继

事实上,有关共享汽车押金难退的问题,盼达用车并非个例。此前就有途歌、立刻出行、幸福叮咚等共享汽车品牌被曝出押金难退的消息。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出局的共享汽车也不罕见,近两年友友用车、EZZY、麻瓜出行等共享汽车先后宣布停止服务。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共享汽车商业模式创新与投资机会深度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超过400家。目前共享车市场主要分为三大阵营,分别是互联网创业的共享汽车企业,如途歌、友友用车等;传统车企旗下的共享汽车公司,例如力帆旗下的盼达、上汽旗下的EVCARD等;租车公司旗下的共享汽车企业,例如神州租车旗下的神州共享车iCAR、首汽的Gofun等。

贾新光认为,无论是上述哪种模式的共享汽车目前都不占据优势。共享汽车刚刚兴起,发展模式仍不成熟,又作为资金密集性行业,投入大、成本高,因此难以为继。

新能源汽车舆情分析师“清扬君”向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共享单车生存艰难的原因之一就是各项支出十分巨大,不仅需要大量车辆支撑运转,还要配备停车位、运营管理人员、充电桩等,需要不断进行资金“输血”。同时,共享汽车投入使用后由于消费者素质的参差不齐,其在保养上的支出也是不小的负担。

“共享汽车的经营模式目前只是一种‘种试验田’尝试,盈利前景根本看不到,不宜许多企业一哄而上做,只适合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做尝试。因为中间有许多意料不到的赔钱‘坑’,做了才能感知到。”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