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瑞典,发现生命的价值

10位媒体和沃尔沃汽车车主#寻迹瑞典#,从不同角度感受沃尔沃安全背后的故事和信仰。本文为“寻迹瑞典”系列之一。

我去过多次瑞典,多数是因为沃尔沃汽车。此时此刻的哥德堡生机勃勃,既是他们即将迎来建城400周年的庆典,也是这个城市的工业巨头沃尔沃汽车要迎来他们“2020零伤亡”愿景。

瑞典,沃尔沃,零伤亡,这三个关键词加起来,足以书写一段91年的传奇。这也恰好是我这次寻迹瑞典的目的。

瑞典+小龙虾=沃尔沃?——这也许没错

入秋了,正是瑞典吃小龙虾最好的季节,沃尔沃的诞生,就是从一次小龙虾聚会开始的。

1924年8月,在一次小龙虾宴上,SKF轴承公司的两位员工Assar Gabrielsson阿萨·格布里森与Gustaf Larson古斯塔夫·拉尔森相遇。SKF全球领先的工业实力,让他们觉得瑞典也应该拥有自己的汽车,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3年后的1927年4月24日上午10点,沃尔沃汽车第一款系列车型Jacob OV4在哥德堡工厂下线,从此开创了沃尔沃汽车品牌。

安全、安全、安全!沃尔沃的代名词要重复三次

沃尔沃(Volvo)的意思是“滚滚向前”。这是因为在汽车开创之初,人们更多地是追求速度,“滚滚向前”似乎也体现了一种速度感。

不过,1936年,两位创始人为沃尔沃立下了一个座右铭:“车是由人来驾乘的。因此,在沃尔沃我们做任何事情的原则是,且必须是 —— 安全。”如今,“以人为尊”已经成为了沃尔沃汽车的品牌战略,“安全”则成为了沃尔沃汽车的核心价值观之一。

为什么?我们采访了沃尔沃汽车集团历史传承部门的负责人Per-Åke Fröberg先生,他告诉我们,“上世纪30年代,安全的内涵大约等同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品质’,车辆不会中途抛锚,司机和乘客不需要在偏僻的修理厂里等待。而安全的定义演变成‘保护车里的人安全无虞’,源于上世纪50年代”。

的确,在沃尔沃博物馆里,我们看到沃尔沃最早的Jacob OV4与PV4,但真正令沃尔沃成为国际品牌的应该是1944年推出的PV444轿车,在这辆车上沃尔沃发明了笼式车身、胶合挡风玻璃。1959年,沃尔沃工程师尼尔斯·博林发明了三点式安全带,沃尔沃成为全球首个把三点式安全带作为标配的厂商。1966年Volvo144系列被美国道路安全部门评为“全球安全车型”,从此“安全”成为了沃尔沃汽车的代名词。

在这里,我们还看到许多在外面看不到的概念车:1972年沃尔沃推出的全球首个安全概念车——VESC实验安全车,开创了前后碰撞溃缩区,并首次采用了ABS系统及倒车影像系统,为汽车安全进化贡献了多达数十个成果。还有90年代后的一系列概念车,成就了今天非常成功的C30、XC90等车型,其中许多安全设想,在今天看来十分具有前瞻性。

无独有偶,就在近日,沃尔沃汽车在哥德堡发布了他们最新的360c自动驾驶概念车。这辆概念车不仅提出了自动驾驶汽车的四大潜在用途:卧室、移动办公室、起居室和娱乐空间,并且让我们看见了沃尔沃汽车走向未来的路标:那就是通过自动驾驶技术和信息互联,真正实现“零伤亡”的终极美好愿景。

“零伤亡”的愿景,不仅仅是一种态度

“零伤亡”,多么理想的驾驶环境。负责沃尔沃安全战略与相关要求的Thomas Broberg先生说,早在10年前沃尔沃宣布这个愿景——到2020年,没有人因驾乘新款沃尔沃汽车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不过,2020年已经近在咫尺,这怎么可能实现呢?

Thomas强调:“抱有‘2020零伤亡’愿景,这是我们的一个态度。它意味着当我们在做决定时,我们不会因为应该关注什么和不应该关注什么而产生分歧”。

他给我们展示了一张事故照片。事故发生在两辆沃尔沃汽车之间,一辆是新车型,一辆是20年前的老车型。新车的车主和他的孩子都出来了,另外一辆老沃尔沃的司机,还被卡在车里,后来他得到救治,并完全康复。

为什么要展示这张照片,因为从1970年开始,沃尔沃便成立了交通事故调查小组,年复一年不断研究类似的交通事故,现已收集了超过4.3万个碰撞数据。而正是这些数据,为沃尔沃汽车带来了实现“2020零伤亡”愿景的信心。

Thomas强调说,“一切都源于真实世界中的数据,取材于真实的车祸碰撞现场。我们把从中获取的知识和经验转化为对车辆设计的要求,并据此为我们设定目标:如果在现实交通中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革新技术去解决和应对?”于是,工程师会造出一些汽车雏形,既有虚拟的也有实体的,放到实验室里和在计算机上做模拟测试,之后把相关的技术能转化到实际的车辆上生产,最终再次反哺现实世界。

这就是沃尔沃汽车安全研发的整个思路。从实际交通事故中获得数据,提出解决问题的安全要求,运用到产品开发中去,生产出原型车之后,再拿来做不同的验证,最后在投入量产车上,而当装备了新技术的量产车又发生了实际交通事故,那么再调查、再获得数据,再研发。沃尔沃汽车把这种安全开发过程叫做Circle of Life,而且每一次这样的循环,他们都会从“人、环境、车”三个层面上对碰撞前后进行研究。

在数据中可以看出,从1967年到2009年,对系好安全带的驾驶者来说,每一车型换代的年份,伤亡风险的百分比都在下降,在2005-2009年的时候,这个比率从原来10%降到了2%。而除了三点式安全带外,沃尔沃汽车也陆续推出过许多新的安全技术,比如在90年初推出SIPS侧碰撞保护系统、90年代中期推出侧向气帘和安全气囊、2010年后推出带有全力自动刹车的行人探测系统。沃尔沃汽车非常清楚,每一个新技术对降低伤亡风险究竟贡献了多少个百分比。

基于这些一个个具体的数据,Thomas以及他的同事们完全可以自信的告诉我们,“2020零伤亡”愿景一定可以实现!因为沃尔沃汽车有能力对发展出哪些新技术做出预判。

沃尔沃安全感的根源,是对生命价值的尊重

在哥德堡一周的时间,我们走访了许多地方,访问了许多人。看过了生产线,看到了深灰色硼钢在车身关键部位的使用原来那么多;我们还去了在Hallered的试车场,看到了接待室摆着一个巨大的麋鹿标本,似乎时刻提醒着“麋鹿测试”的安全性;在沃尔沃汽车安全中心,这个可以实现全角度的碰撞测试中心每天都在上演不同的碰撞试验;我们还访问了一位专门负责儿童碰撞安全的专家Lotta Jakobsson女士,她告诉我们,沃尔沃从1964年就在这里开展了第一次带有儿童安全座椅的碰撞试验。

说实在的,这趟旅程已经被“安全”灌满了!沃尔沃汽车的品牌DNA究竟是什么?它仅仅是“安全”的代名词吗?究竟是什么塑造了沃尔沃汽车的心灵和灵魂?

在这里就不得不提瑞典,这个国家会关注和照顾那些社会里不幸的人。但历史上的瑞典王国也经历了多少次残酷的战争,他们打败过神圣罗马帝国,又被沙皇打败拆分。不过,战争使瑞典人更注重和平和生命的可贵,因此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瑞典都保持了中立的态度。或许,瑞典人相比其他欧洲人,更重视人的生命价值。我相信,这也是生长在瑞典的沃尔沃汽车,从诞生起就立足于安全的原因,一切“以人为尊”。同时,这种“以人为尊”的基因,不仅是在车辆的主被动安全,还关乎于行人、儿童、孕妇的安全、驾驶者与社会环境的安全。

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来哥德堡的时候,天已经有些凉了,我看到陪同的瑞典人都穿着黑西装、黑裤子、黑领带,甚至是黑衬衣。瑞典人都是那么酷的吗?他们的答案是:“哪怕一点阳光,它的温暖都会被我们吸收”。

我相信北欧人对太阳的渴望与崇拜。或许,你走在8月的哥德堡街头,那是他们刚刚从夏日休假回来的日子,个个红皮肤晒黑了,而河边、公园、街头也都看到他们还是在跑步、骑车锻炼,生活永远是充满着活力与彩色。生活如斯,或许正如Per-Åke Fröberg所说,“历史传承不是关于怀旧,是关乎真实性,真实性体现了真实的价值,让人们知道你来自哪里,如何忠实于你的根源”。

而沃尔沃汽车,就是用“安全”这个人类世界中最朴素却又最有价值的道理,去致敬生命的本源,去忠实每一个活生生的当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