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竞争的李书福

2017-06-19 10:52:00 中国汽车报网 分享
参与

访谈主持:《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何伟(左)

   访谈嘉宾:吉利汽车集团董事长 李书福(右)

  “20200战略”志在让吉利率先跻身全球汽车企业前十强。

  何伟: 媒体常常诘问,中国如此巨大的市场,入世快20年了,居然没有孵化出一个能够立足国际的中国品牌。最近国家公布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出了跻身世界十强的目标任务,对这一要求吉利有何想法?吉利汽车制定了哪些与中长期发展相关的战略或规划?

  李书福: 《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核心要义就是要做大做强中国品牌汽车,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集团,实现由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变。路线上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以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为突破口,引领整个产业转型升级。

  这与吉利的发展战略是不谋而合的。吉利汽车在去年公布了“20200战略”,即到2020年实现年产销200万辆目标,进入全球汽车企业前十强,成为最具竞争力并且受人尊敬的中国汽车品牌。我们将以安全、健康、新能源、互联网和自动驾驶作为企业发展的战略方向,全面布局,彻底转型,使我们的企业成为引领技术潮流和满足市场需求的新型汽车公司。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吉利汽车部署了“蓝色吉利行动”,目标是:实现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吉利整体销量90%以上,实现新能源技术,智能化、轻量化技术在行业的领先地位。吉利控股集团对于冰岛碳循环国际公司的投资也将持续推进甲醇技术和产品研发,为环境改善作出贡献。

  另外,我们5月10日发布的吉利汽车技术品牌“iNTEC人性化智驾科技”,用智能驱动、智能安全、智能驾驶、智能互联、智能健康五大技术板块,打造人·车·科技的智慧互联关系,将为出行生活带来更智能、高效、人性的体验。

  我们现在的汽车跟韩国车比起来,我认为是绰绰有余,无论是技术、质量、价格、服务,和日本车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自主与合资已成竞争态势,我们现在对标的是国际高端品牌。

  何伟: 前有出奇收购沃尔沃,今又逆袭收购宝腾,靠伦敦黑帽子进入英国,更宣布领克要首攻欧美,吉利的国际化发展打出了一副副好牌。在国内高歌猛进的同时,也在国际化上加倍努力,吉利是按着怎样的海外战略规划推进的?

  李书福: 吉利汽车现在的工作重点是,首先在中国市场要站稳脚跟,占领更大比例的中国汽车市场份额,然后我们再把工作的重点引向海外。

  海外市场的建设主要有沃尔沃汽车、伦敦出租车,同时吉利汽车旗下的领克作为欧洲研发、欧洲设计、全球制造、全球销售的高端品牌,将凭借世界领先的造型设计、产品品质、互联网和新能源技术,以及独特的商业模式,与全球主流汽车品牌进行直接竞争,推动吉利汽车集团开辟新的细分市场,并进入发达国家市场。

  海外并购的真正难点是文化、价值观的不同,这是决定融合能否成功的关键。中国企业“走出去”,可以通过并购来达到,但是不能把并购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惟一道路。

  何伟: 对于目前自主品牌的发展,你认为我们与主流合资品牌的差距还有多大?能在哪些方面尽量缩小与外资的差距?

  李书福: 自主品牌近几年开始有了很大改观。首先在外形上,中国品牌的主力部队在外形设计方面已经极大拉近了与合资品牌的差距,少数品牌甚至已经可以与合资并驾齐驱。其次,最重要的一些核心技术,自主品牌基本都已经掌握,比如涡轮增压、可变气门正时、缸内直喷、轻质材料等技术。而在生产工艺上,也拥有了与合资品牌一样的生产设备,掌握了生产高品质汽车的技巧。

  传统汽车公司和互联网汽车公司有相互较劲的一面,更有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一面,吉利控股集团已经在积极探索推进跨界合作。

  何伟: 科技力量正在推动汽车工业朝着更加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未来的10~15年,新技术将不断沉淀、优化,并最终定型。其间所产生的影响,可能相当于过去汽车工业发展的一百年,将决定世界汽车工业未来的走向。你认为在这个变革中,全球汽车产业格局将怎样变化?中国汽车产业又将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吉利汽车的布局和动作是什么?

  李书福: 未来产业将趋向于无边界,跨界合作将为汽车行业带来巨大的新机遇。传统汽车公司和互联网汽车公司虽然有相互较劲的一面,但是更准确地讲双方将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融合,最终的目标都是使汽车更加智能化、电动化、轻量化。汽车的本质不会改变,它是一个以硬件为基础的出行工具,软件会让硬件如虎添翼,给汽车的内涵和外延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吉利控股集团已经在积极探索新模式、开辟新思路,推进跨界合作。以吉利控股集团旗下的沃尔沃为例,我们提出了把技术剥离出来进行合资的全新合作模式,与全世界最大的安全技术公司奥特利夫进行合作。奥特利夫出资金,沃尔沃出技术,双方各占50%的股份,共同开发沃尔沃完全无人驾驶技术,然后通过奥特利夫为全世界其他汽车公司提供服务,实现双赢。另一个例子是沃尔沃与Uber在开发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合作。沃尔沃将提供基础车型,由Uber根据打车服务的具体需求安装自有的无人驾驶控制系统。而沃尔沃将在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时使用相同的车型。

  何伟: 汽车产业在智能网联化转型的过程中,特别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李书福: 汽车是给人坐的,人命关天,安全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尤其是在自动驾驶技术不断演进发展的背景下。因此,围绕汽车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的各种技术仍将是汽车的根本。沃尔沃研究自动驾驶十多年来从没有停止过前进的脚步。在没有实现完全自动驾驶时,沃尔沃的安全目标就是实现零伤亡、零事故。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沃尔沃也开始朝着完全无人驾驶的方向进行规划和努力。

  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还是要靠产品本身的竞争,我不赞成什么都想让政府给支持、给补贴,什么都依赖政府的做法。

  何伟: 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李书福: 首先,新能源汽车在我国的发展是建立在我国对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的战略需求之上的,并且成为了我国的国家战略。从市场层面看,中国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一个多元化的市场,其增长重点不局限于私人消费,在城市物流车、城市出租车及租赁领域,市场前景都很广阔。

  另外,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还是靠产品本身的竞争,靠技术、品质、服务、质量各方面来竞争,我不赞成什么都想让政府给支持、给补贴,什么都依赖政府的做法。

  请放开股比,让我们和外资正面交火。

  何伟: 你一直赞成股比放开,曾说这样汽车行业才能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现在《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谈到“有序放开合资企业股比限制”,我们该如何理解“有序”二字?在当前的市场竞争态势之下,如果股比放开,会给自主品牌带来什么机遇或挑战?

  李书福: 股比放开是市场自由化的必然趋势,意味着中国品牌走向全面市场化竞争,行业分化愈加明显,优质企业将脱颖而出。中国汽车业需要提升创新能力,只有公平竞争、共同合作,才能真正强身健体,与德系车、美系车、日系车较量,才有机会实现汽车强国。

  何伟: 你如何看待国内的汽车产业发展环境?如何看待自主品牌当前与外资品牌的竞争与合作?

  李书福: 汽车产业是技术高度密集型的消费品产业。这就要求汽车企业必须要有核心技术及可持续的研发能力,并且能够前瞻性地了解消费者的需求,打造出适合市场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在激烈的全球竞争中存活、发展。

  有些公司善于炒作,没有具体可行方案和产品规划,有些甚至意在资本市场圈钱,最后拍拍屁股不知道结局如何。

  何伟: 现在,汽车行业的新进入者更多了,新创品牌也不少。你本身就是汽车创业者,虽然距离吉利初创已经过去了20年,但你当年的创业故事仍在江湖上流传。同时,领克也是一个新创汽车品牌,你依然算是个正在创业的人。你如何看待这一波汽车创业潮?

  李书福: 大家都可以参与,国家对汽车应该要放开,要像美国一样,大家都可以造。汽车和其他行业一样,都是工业产品。但是不能保证100%成功,中国已经有那么多家汽车公司,它一定有一个变化的过程、淘汰的过程,新的进来了,老的淘汰出局了,这都完全有可能。

  何伟: 你是否也如很多资历颇深的汽车业内人一样,认为这些新进入者把汽车看得太简单,不靠谱?

  李书福: 有梦想值得鼓励,“中国梦”需要这样的人积极参与,但对于汽车工业来讲,不光需要有梦想,更需要实干。我担忧的是,有些公司善于炒作,没有具体可行方案和产品规划,有些甚至意在资本市场圈钱,最后拍拍屁股不知道结局如何。

  同时,一些互联网公司和搞实业的公司思维方式不一样,他们是互联网思维,我们是做实业的思维。互联网的思维叫迭代研发,迭代推广。快、快、快,能用马上就拿出去卖,不行,明天马上改。汽车公司的思维不是这样,必须确保产品安全,这是前提。经过反复试验、大量研究、翻来覆去认证以后继续试验,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才可以去变成商品让用户使用。这就是两种不同的企业背景所做出的不同商业决定。

  何伟: 对于新创者,最需要提醒他们注意的是什么?

  李书福: 首先,创业的人,要始终保持一颗真诚的心,要始终具备信守承诺、说到做到的精神,这是中、西方商业文明的精髓。其次,在创业过程中,要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要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去面对委屈和挑战。第三,创业的人,无论成功与否,都要心怀感恩。最后,创业者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要让自己的追求融入行业,做到受人尊敬;要充分考虑和呼应各利益相关方的诉求,充分体现依法、公平、透明和相互尊重的企业治理理念。

  吉利的成长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程,在实践中我们深刻理解了品牌建设对企业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品牌不是凭空而来的,品牌也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很实在的一种价值体现,品牌的本质是消费者的认可度、喜好度,更是产品技术、产品质量、产品服务和用户体验的认可。一个有影响力的品牌可以引领不同的时代消费潮流。

  不要过度依赖虚拟经济,否则会对国家经济造成伤害。

  何伟: 当前国内经济领域有一些关于民营企业发展环境堪忧,导致一些企业向海外“转移”的讨论。从吉利的发展情况看,你对当前国内民营企业的发展环境是否满意?

  李书福: 我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现在已经进入了增长速度放缓的新常态。经济运行还是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

  从国内的角度来看,目前实体经济的发展非常艰难,尤其很多中小企业面临融资问题、员工待遇问题等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实体经济必须是发展主体,实体企业要把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纳入进来,但要搞清楚主体。虚拟经济是需要的,但需要和实体经济实现有效结合,不要过度地依赖虚拟经济,否则会对国家经济造成伤害。

  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深入实施,我国的制造业需要将智能制造作为主攻方向,推动中国制造向中高端迈进。汽车行业作为制造业的重要代表之一,现在还存在高端技术领域的创新能力不足、产业链发展亟待优化等问题,需要积极实施智能制造,发展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从而加快和加深产业的转型升级。

  澄清公众对甲醇的认识误区,让甲醇汽车快些跑起来。

  何伟: 今年全国两会上,关于大力发展甲醇汽车的议案引起关注。你认为在甲醇汽车的产业进化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李书福: 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推动甲醇汽车在全国的市场化运行,建议在甲醇汽车发展初期,给予相关扶持政策,以便尽快实现市场化过渡;继续完善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制度建设、运行管理和相关应用安全评估等工作,加速推进甲醇汽车的市场化;将甲醇这一基础化工原料纳入国家战略性替代能源,并且从政策层面提供相应的税费优惠,从而促进甲醇燃料充分发挥出替代优势,奠定甲醇汽车市场化发展的基础,帮助我国实现交通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做好科普工作,澄清公众对甲醇的认识误区。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