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造”到“智造”:徐和谊的几点思考

2017-05-22 09:07:00 中国汽车报 分享
参与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

   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是北京科技大学铁78级学生,在2017东凌经管学院年度论坛演讲前,他抒发了一通感慨:很多人有好多母校,我也在其他学校读硕士博士,而回顾母校,我对北京科技大学的感情最深,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对我今后人生以及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影响最大。

   2017东凌经管学院年度论坛的主题是从“制造”到“智造”:创新与挑战。徐和谊是主题演讲人,1个多小时的演讲,让听众对全球智能制造发展情况,以及中国汽车产业向智能化转变有了较清晰了解。

  ▇德美领先 中国追赶

   德国政府在《德国2020高技术战略》中提出了工业4.0概念,旨在提升制造业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适应性、资源效率及基因工程学的智慧工厂,在商业流程及价值流程中整合客户及商业伙伴。2013年,德国正式实施工业4.0。

   美国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先后提出“先进制造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建设“智能”制造技术平台以加快智能制造的技术创新。

   2015年5月8日,我国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

   徐和谊说:“我国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汲取德国工业4.0及美国先进制造业的优点,结合了中国实际情况,引领我国汽车产业由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

   制造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2010年,我国制造业的增加值为13万亿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2015年,500余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我国有220多种产量位居世界第一,56家制造企业进入2015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在规模层面迅速壮大。

   我国制造业规模虽然很大,但是智能化水平并不高。汽车是制造业中技术水平较高的门类,与德国、美国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徐和谊说:“我国汽车产业处于2.0向3.0进化的过程中。北京奔驰在亦庄有一个发动机生产线,在全世界范围内真正达到工业4.0水平。”

   发达国家智能化制造发展趋势已经很明显。徐和谊举了前不久参观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的例子。微软、亚马逊等软件企业与传统制造业西门子、通用相结合,以云平台的海量计算能力来推动工业领域全面数字化。新型机器人具有自主学习能力,协作机器人引领万物互联。

  ▇制造业迫切需要向智能化升级

   供给侧改革的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数量。

   改革开放几十年,我国低端制造业取得了长足发展,比如我国生产的大多数轻工产品能够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并且出口到全球许多国家。这些轻工产品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以价格低廉占领市场。低端制造业已出现了产能过剩的现象,因而迫切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向智能化制造升级,增强我国高端制造业的竞争力。

   徐和谊表示:“供给领域的进化有两个渠道,一是供给与需求的矛盾统一;二是供给体系的自我改进。

   个性化消费需求快速发展需要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变。过去我国消费具有明显的模仿型排浪式特征,现在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

   徐和谊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以往人们到4S店购买汽车,主要关注价格、配置等因素,现在人们走进4S店可以戴上VR镜,了解各个部件的配置,选择自己需要的配置、颜色等。“这并不是未来的购买方式,现在已经实现。消费者的个性消费特征越来越明显。”徐和谊说。

   我国已没有低成本优势,需要向智能制造业升级。低价格是我国产品竞争市场的“大杀器”,如今这种优势已经消失了。“东部发达地区人工成本上涨很快,即使西部地区的企业也没有人工成本优势。” 徐和谊说。

   徐和谊用一组数字说明了这个问题。北京市工人一年的工资大约5万元,加上5险1金等其他费用,企业全年的成本“小”10万元。

   “人工成本的上升也为智能制造落地创造了条件。” 徐和谊说。一台机器人可以“顶”5-7位工人,购买成本约5万美元,维护费约1.5万美元,机器人的使用寿命约5年。机器人不知疲倦地工作,既有高效性又能保证品质始终如一。

   几十年前,徐和谊曾在首钢主抓智能制造工作,但是成效并不显著。“那时候,大家的工资都较低,比如招收炉前工比较容易。现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居民都有房,按资产论,每家都是千万富翁,没有人愿意去做炉前工。现在农村人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干。用智能化机器人代替工人显出优势。” 徐和谊说。

  ▇自主汽车迈向智能制造

   追求规模效益和控制成本是汽车企业以往一贯的做法,最具代表性的是日本丰田汽车公司,丰田汽车创造的精益生产理论也被许多企业运用于自己的实践中,取得了效果。如今,智能制造对传统制造业进行重新定义,人、应用系统、智能机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联结与重构,单一链条的传统制造业正在被万物互联的网络化智能制造取代。

   智能制造时代来临,我国自主汽车正在发生显著变化,强化以消费者为中心,对消费者精准服务,迈出智能制造时代的新步伐。“决策时首先考虑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达到,这曾经是我国汽车企业普遍做法,如今,我国自主汽车企业已转向以消费者的需求为首要考虑因素。从盯住竞争对手转向盯住消费者的需求。”徐和谊说。

   我国汽车产业竞争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市场竞争不再局限于传统汽车制造企业之间,互联网造车的兴起,共享经济模式成为流行趋势,使得消费需求越来越多样化,个性需求特征越来越明显。传统的流水线生产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需求,这些消费新变化,汽车产业的智能化制造提供了无限商机。

   “移动互联是消费趋势,汽车原有的功能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智能制造引领汽车产业向‘四化’前进。” 徐和谊表示,“今后大家买车不再只看外观、配置等,智能化水平高低将决定竞争力。”

   智能制造对汽车研发也带来深刻变化。徐和谊说:“以往汽车企业研发一款新车最少需要36个月,在智能制造时代,研发周期缩短到18个月。”

   智能制造带来自主汽车产业机遇,但实现向上突破还面临很多困难。徐和谊说:“高端技术领域创新能力不足,核心零部件体系相对薄弱,产业链协同发展有待优化。这些都是自主汽车产业需要解决的短板。”

   自主汽车仍然在追赶的路上,前方道路尽管坎坷,但是出现了曙光。近年来几大自主汽车企业产销量攀升,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是主要原因。从制造到智造,我国自主汽车正在转型向前。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