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留平:把消费者的潜意识用产品体现出来

2017-04-24 10:51:00 凤凰汽车 分享
参与

  凤凰汽车讯 2016年,长安汽车自主品牌完成171.81万辆的超高销售业绩,与此同时,长安汽车连续四届八年蝉联中国汽车研发实力第一,长安汽车产品质量持续提升,用户口碑不断提升,已形成“高质量产品提供者”的品牌形象,长安品牌乘用车销量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第一、全球乘用车品牌中国市场第二名。

  关于未来,长安汽车4月份发布“智色双旋”设计理念战略发布会,这即是长安汽车面向未来发展的战略规划,也是对品牌设计积累的一次系统全面的提升。

  2017年是长安汽车的产品大年,高性能全尺寸旗舰SUV CS95已于3月份上市、全新的SUV CS55、轿车睿骋CC、MPV凌轩共四款全新车型和十余款改款车型将上市,将会进一步完善长安汽车产品谱系。

  如今,长安汽车已经入围“国家品牌计划”,站在国家品牌高度寻求发展,必然要肩负起振兴整个中国汽车行业的重任。提升品牌溢价能力,成为长安汽车品牌发展的重中之重。2017上海汽车期间,凤凰汽车对话长安汽车董事长徐留平,关于长安汽车的未来,徐留平董事长有话要说,以下是对话全部内容。

凤凰汽车:近几年长安的设计理念有什么您认为比较领先于整个行业的?

  徐留平:回忆长安汽车自主品牌的心路历程,我们也是不经意之间就走到这个地步,因为一个产品,特别是像汽车这种产品是更加的明显,它反映你的公司文化、你的公司理念是什么样的东西,咱们如果仅仅是一个小点从造型上面来看,曾经我在公司和高管谈的时候就说过,你怎么样让产品吸引住消费者?就是1秒钟甚至于0.5秒钟能够抓住消费者的眼球,靠的是什么?因为美是一个主观的东西,有人认为这个很美,有人认为那个很美,从长安汽车之前的产品来看,我说我们没有很好地把这些东西总结出来。

  但是我在想这里决定长安汽车这个产品设计过程当中的里程碑的意义是什么?实际上我说是回忆我们高管团队特别是我本人潜意识里面怎么想的,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车型的设计部门做了以后不错,同时想把这个产品往这个方向进行修改。我觉得在这个方面,从长安的角度来看,就是对于这种动感、时尚这个理念的偏好。我一直在体会,其实我是在反问我自己,这种偏好它是怎么体现在产品上的?实际上是我们内心的这种偏好。在过去的2-3年中,我们面临的话题,如果过去不做总结,我们可能无法把长安汽车应该沉淀的东西体现出来,另外更重要的是说,下一步你怎么做,因为我们现在每一个产品它都有自己的做法,过去两三年中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理解对于汽车,下一步是个什么东西,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然后作为公司来说,你们能展现出来什么样的东西,最后我们总结叫生命动感智色双旋,当这八个字出来的时候,我觉得是非常好,既是水到渠成,又是醍醐灌顶、灵光一现。这个过程,不仅仅是八个字的总结。这八个字出来以后,就变成了我说从个人的偏好以及我们高管团队的偏好变成了公司的偏好,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有生命动感智色双旋这个总体的理念,实际上不仅仅涉及到造型,还牵涉到这个过程当中消费者的体验感知和新技术的运用包括整个产品以及产品整个过程当中一系列的体验。这样的话,就有了一个提纲契领、有了一个我们叫做发展的哲学或者设计领域的东西,这样就是在你产品设计和制造以及使用的过程当中,就能够有一个非常精准的东西。

  刚才你特别提到“色”,我们当时想说,你必须要能形而上,要能够抽象出来,如果说你不能够抽象出来,那么你把一个品牌就不可能说到各个方面的时候,如果你弄它50个字、80个字,你可能不够形而上,不够抽象化,最后我们觉得“智、色”,既体现了我们消费者现在对于智能化的需求,同时也反映了消费者对于怎么和汽车之间互动。

  第二个就是说消费者情感的体验,比方说对这个造型和颜色,甚至于这种声音或者是形状、线条的这些方面的喜欢,也能够一下子抓住我们所认为的这种和长安汽车生命动感智色双旋结合的东西。当然我们也在想用什么样的词比较好,最后觉得设计的这个词很好,一开始我们还担心说这个词字挺多,但是我觉得既然要把品牌的理念抽象化,我觉得就应该让它有想象力,就应该赋予它很多的内容,同时这个字我觉得也是很画龙点睛的,孔子都说食色,吃饭以后第二件事就是这个字,我相信孔子说的这个字也不简单意思,实际上说,智色这两个字还是最终反映的是人,特别是消费者的一种需求,对于未来传统的一种期许,这个过程当中,对我们来讲,把这八个字想通的时候,我们感觉到非常兴奋也非常重要的,这是我的第一段话题。

  第二段话题说这个对长安有什么用处?那次在发布会现场有说,过去我们做产品设计或者做产品定义体验的时候,一开始我就提出,第一个,这个产品要漂亮,你不漂亮的话,什么样的东西都没用。因为我们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在考量,每个产品做得那么困难我们做个DNA吧,后来发现不行,最后我们在大概07、08年左右的时候就把这个想法放弃掉了。因为你还不能提炼出一个高大上、抽象、形而上的东西,那么到了我们一个一个产品出来以后还比较漂亮,但是每个产品都出得非常艰难。这个事这么长期干也是一个问题,因此在三年前的时候,我们的体会就是这时候长安可以来做这个话题了,也就是说我们能够把我们对于汽车的理解,对于消费者的这种认知,把它抽象化,那么这样的话理解了以后,再把它具体化,特别是在产品,也就是设计理念当中一些图形化的东西,因为如果你不落实到图形化的方面,那就只有形而上没有具像化 ,因此我们就考虑把这八个字如何落实在我们产品的设计过程当中,图形化和具像化过程当中,这个就出来了。

  这个出来以后,我觉得对未来长安来说,我们未来在产品设计的过程当中,产品能否做到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是否把图形化根本基因化的元素把它全面地展现出来?这样的话,实际上说,我的估计就是如果说我们原来对于产品的设计过程当中,几十次的否决,我们也许可以用1/4的时间就把它完成,几次或者就十次你把它完成,因为你已经有一套哲学的非常要素化的设计语言了,那么这样的话,对于长安汽车的家族化,我们看了这个车,看了这种感觉这种情感的体验,那就是长安汽车,看了这种非常图形化的东西就是长安汽车,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说,我们自己在研发制造设计过程当中,这个速度大大下降,这样的话我估计痛苦指数要比原来要下降,可能我们更多的把时间花在如何去精雕细琢,如何把消费者的体验做到更加的精准,更加的接触到痒点,这样对长安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凤凰汽车: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是长安汽车的品牌理念和还是设计理念?

  徐留平: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既是长安的品牌理念,同时我们在设计领域当中又把它做了一个相对具像化的做法。如果说把它拆分开来,生命动感可能更偏向于品牌这种概念,智色双旋更加偏向于设计领域。然后我们为什么要把这八个字连在一起呢?因为当时我们想说先把品牌的理念生命动感说清楚,我相信大概许多媒体会想,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怎么落地?因此我们就想把智色双旋也说出来,不要分开,这样完整的八个字包含了我们对于未来汽车产业当中,消费者和消费提供者之间整个的一套理念以及落地设计的哲学和语言。

  凤凰汽车:另外一个是提到的认知方面的感觉,有没有一个专业的因素,咱们除了制度之外,有没有专业领域的人来负责这件事?

  徐留平:我们长安有一个庞大的队伍,首先要把一个汽车造好,造车的哲学和理念必须是从公司的最主要的领导人,到高管团队,到设计团队,到制造和研发团队,包括服务团队,特别是主要负责的领导人。如果说不是主要的领导人在这个过程当中的一种体验,而仅仅是设计团队的话语,那它在整个的产品和服务提供过程当中肯定会偏离。因此长安对于产品的设计和体验的理解来说必须是高层,特别是高层的主要领导在他时间表上很重要的因素,因此对长安来讲,是既有最高层特别的重视、关注和把握,并且这也是一个最高领导者的工作职责。如果说高层领导对消费者最核心的体验都没有洞察力和感知,我认为在汽车领域当中是行不通的,当然我们也有具体分工。另外也有很多的专业人士完成这个事情,当然专业人士下面我们还有做前瞻研究的,还有轿车研究的,也有做SUV研究的,同时也有按照职能分的。“生命动感智色双旋”这样的八个字倾注在公司每一个人的思想灵魂当中和每一项工作当中,我觉得这才是真正长安汽车发布这八个字的精髓,如果仅仅是设计团队的意见,肯定会偏离了方向。

凤凰汽车:一把手是指您吗?

  徐留平:我是其中之一。

  凤凰汽车:长安汽车自主研发的新车,设计、评审、评定环节您都会参加吗?

  徐留平:我必须参加,我前面讲这是我的职责,所以我必须参加。

  凤凰汽车:无人驾驶车呢?去年我们跟了好一阵儿无人驾驶车,并且在开到北京的时候我们都跟着去试驾了,当时长安汽车说可能在2020年-2021年左右将要量产,今年在无人驾驶方面有什么新的动作或者新的技术突破?

  徐留平:上一次品牌发布会,最新的无人驾驶技术也做了展示,上一次从重庆到北京2000公里体验主要是在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的环境相对来说可控性要好。现在我们能做到在红绿灯和城区来做的,难度要更大,这一系列技术就是长安到了今年这个时刻,我们不仅能在高速公路上做,而且能够在城区做,这个技术我们已经实现了突破。

  凤凰汽车:长安无人驾驶技术进行的这么好,量产会提前吗?

  徐留平:实际上无人驾驶的技术是一个一个技术的叠加,实际上就是说,传感器技术 + 控制 + 试行三方面在无人驾驶技术的一系列的风向技术都在我们的产品当中能够展现到,包括我们现在的车道偏离这一系列的东西,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当中分布的重要的点,当然你刚才想问的终极的话题我们还是没法确定。

  凤凰汽车:中美在进行双边的贸易谈判,这是谈判的内容之一,会涉及到汽车合资企业的放开,可能是一个双向的市场开放的动作,如果这个谈成了,如果这个不再规定50%的上限,您觉得对行业有什么影响,如果福特找到长安说想多要一点股份或者想要中国市场的投资,那您觉得首先答不答应?再有一个多给他股份的话,对企业今后的运营会怎么样?

  徐留平:我明白你的意思,第一我确实还没听到这方面的话题,我也不太清楚中美的清单里有没有这个情况,股比这个事说了很多年,我基本的看法有几点,第一个这是国家层面的战略和政策,作为企业来说,我们遵循,国家有什么政策我们遵循什么政策,第二个这几年我们和合作伙伴干得不错,毕竟不少合作伙伴希望长安多管一点,我相信未来的合作会加深,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消费者和中国的市场的力量现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这种强大的市场力量和消费力量可能都需要两个母公司投入比较大的精力来实现,我觉得股比不应该是这个当中最核心的问题,而是说理解消费者,能够洞悉消费者,如果股比的溢价挺高、溢价挺低,但你产品不能卖出去,那你不能分摊出去,如何把蛋糕做大,这是合资企业要做的一件事。

  凤凰汽车:如果真开放,长安会想着往美国去吗,就像那福特来到这里呢?

  徐留平:长安想要去美国是一个公司的战略,我觉得这个跟股比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凤凰汽车:长安与福特的合作多吗?

  徐留平:长安与福特是我们加强合作的方面,应该讲这种合作的程度,不仅仅是合资企业,从母公司其他层面,包括技术和其他很多方面都在讨论,包括海外市场,实际上这是表明一个是自主品牌本身的成长,它的能力提高了。第二 现在是全球化合作的时代,一家公司独立运营,我觉得目前我没有看到哪一个全球化的企业在干这个事,至少我们的合作伙伴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

  凤凰汽车:八个字是过去长安一直以来的沉淀和总结,包括下一步的规划和展望我觉得非常重要,你还说了过去我们做一个车,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好不容易做下来,比如逸动,是很艰难的。现在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中国自主品牌过去12年到现在已经占了44.9%,当然有可能说这个份额很快能够突破50%,大家也希望中国的自主汽车下一步压倒外资,但大家也特别关心的是这三年来抓住SUV市场,但是说这一步对整个中国自主品牌的研发体系和整个车企的综合能力以及它持续的能够连绵不断地推出好的产品,您觉得这三年整个长安的自主品牌有多大?第二对比韩系、日系,我们的研发体系和他们的研发体系相比,您觉得能不能支撑,确实我们的实力也很强,我们的内功可能修炼到一定程度,我们后面会源源不断推出好的产品,而不是担心到了一个节点会发生什么状况。

  徐留平:你讲得非常好,我觉得这是两个原因导致的,第一个就是必然性,自主品牌需要有成长的空间,第二个确实也有机会的原因,恰恰是SUV的市场,中国的消费者需要这个东西,然后中国本地的自主品牌可能对消费者的感知要敏感一些,反应速度更加快一点,把这些产品推出确实是满足他们的需要,我觉得是两者共同作用的结果。

  对于下一步自主品牌来讲,无论是哪个系,无论是美系、日系、韩系、法系,我觉得跟系没有关系,核心就是在中国这么一个大的汽车市场,你能不能给消费者提供你所确定的目标消费者最佳的东西,这是关键。消费者他肯定是有他的诉求的,究竟是SUV、MPV还是轿车或者说是一个什么新的东西,他有他的一种偏好、喜欢,但是你让消费者说出来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这就需要我们作为厂商,你必须要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实际上要看到他的潜意识是什么东西,把他的潜意识用我们的产品体验展现出来。为什么我要总结长安汽车的过去呢?实际上是我们自己反问的过程,就是说在过去当中,为什么逸动会是这样,CS75为什么是这样?实际上说,我们当时也没有意识到,反正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实际上这个过程是一个反求的过程,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这样?后来发觉实际上是我们当时的潜意识当中,觉得这个东西是我们所理解的消费者是那个样子,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就形成了长安汽车对产品的理解和偏好,我们把汽车理解为是生命的动感,其实是一种生命力的扩张,那么一部分消费者把生命动感来作为他生活的一种追求理念,而我们长安就应该提供这样的产品,回过头来展望未来,我们觉得这也是一个正确的判断。

  凤凰汽车:你是如何评判三年前的技术和现在或是和外资的比较。

  徐留平:我觉得现在国内研发体系来看,国家间可能还是有一些参差不齐,我觉得自主品牌的研发能力和体系,进步无疑是非常大的,而在很多方面可能与跨国公司有差距,有些方面会比较超前,因为自主品牌也不是一家,跨国公司也不是一家,要两者来比很难说,但是有一点,看一个研发的体系最重要的话题就是说做好一个产品很容易,做好一段时间不容易,这个公司要能够连续做出好产品,能够连续向前增长,我认为这个公司无论是发展的战略还是理念、设计应用,在这个公司当中都比较受关注,我觉得这是表证一个公司能不能领先的关键原因。

  凤凰汽车:我想问一下自主品牌的建设,随着我们品牌的推出,现在汽车品牌进入新的层面,会有不同的路径选择,比如长城、吉利推出新的车型,您觉得自主品牌下一步发展过程当中会出现什么新的趋势?长安如何能够胜出?第二个问题是上海这次来了很多全新的品牌,除了刚才说的两个,还有互联网造车的未来的合作伙伴,您觉得互联网造车以及IT企业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影响?还有我们智色双旋的理念是否也是因为他们的影响?还有长安汽车如何与它们进行更好的融合?

  徐留平: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公司推出了一系列的品牌,我觉得这是好事,这说明汽车产业欣欣向荣,是真正的投入,这是我对汽车产业的理解,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品牌理念说清楚,同时说清楚的过程是自己对汽车对消费者洞悉的过程。第二个就是公司在执行的过程中能够很好地执行,例如一个产品到了造型师的时候,是一个说法、一个样子,然后产品规划和定义的一波人说我是这么想的,然后到了制造过程当中又是另一个想法,到服务过程中又是另一个想法,就是说一个公司如果说一套基本的理念化的东西,既有高大上的,也有形而上、具象的,你要把一个公司从时间跨度,一个一个展现出来,而从空间的序列当中,你要把研发全部都按照这个意义,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方面。我觉得制造汽车是很复杂的过程,各个方面的协调、综合、修正、打磨需要太多的时间,我觉得这是一方面。因此长安做这个东西既是公司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是我们总结过去体会出来的,它是由内而外的。可能我们过去没有意识到这个话题,我们现在总结出来,然后下一步能够指导各个方面,每个部门都很容易做事情。

  第二个问题你讲到造车,我们开的会太多了,失败的太多了,沮丧也有很多,基本充满笑意也就一次,前面基本上是批评、检讨,因为我们原来觉得自己总结出来的东西不行,不高大上。至于说现在很多企业开始造车,我觉得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行当,很多人都愿意去做。

  凤凰汽车:长安汽车与蔚来汽车的合作下一步会怎样?

徐留平:长安与蔚来的合作应该说我们在一些理念方面,会选择相适应的地方。

  凤凰汽车:就刚才的问题我问一下,刚才您提到和新创的互联网的合作,我发现长安也有各种形式的包括与英特尔、蔚来也有合作,您觉得长安在未来在互联网里面的话,更倾向于是一种怎样的合作?包括像其他的整车制造企业会给互联网造车企业提供代工,您是怎么看的?

  徐留平:我觉得哪种方式都是公司对自己的战略和资源的选择,从长安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哪个方式都挺好的,现在是合作型的,是你可以自己干,也可以合作干,也可以自己加合作干,哪种能成功打动消费者是很重要的东西。

  凤凰汽车:我们打比喻,37度是正常的温度,您觉得新能源行业,现在从投资的快速增加和先进产能不断累积的角度来说,您觉得温度是多少?

  徐留平:您觉得高了低了?

  凤凰汽车:之前有人认为这是疯狂的阶段。

  徐留平:我对一个产业的衡量依据是,在目前这种全球的经济运营模式下,凡是有金矿的地方,都会有若干的人去挖掘它,目前我觉得新能源就属于这个阶段,所以我的体会是现在某种意义上进入得还不太够,应该更加得进入,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汽车产品当中,一个很重要的领域就是电池,那就是说如果在这个领域当中没有百花齐放,没有这种资本、技术、人员的这种投入,要想产生出优秀的技术产品是不太可能的。

  凤凰汽车:那就是说您觉得温度还不够吗?

  徐留平:我觉得还可以,但是我不太同意的就是产能,如果说你的产品技术不太优秀,你建那么多产能就是有点糊涂。

  凤凰汽车:很多其实可以通过改造现有的产能,有的企业是淘汰现在的产能建立新的产能,从这个角度来讲,您担不担心中国的行业再过几年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

  徐留平:从整车厂的角度我们希望成本低一点,选择利益大的。

  凤凰汽车:所以您不担心过剩吗?

  徐留平:我不太担心这个问题,我觉得电池还处于不确定的阶段,因为无论从技术的路径或技术的成熟度都没有到达成熟的时候。

  凤凰汽车:第一个问题是这次车展媒体都发现一个现象,很多自主品牌邀请站台的基本上都是老外,不管是设计师还是CEO等等,现在大家讨论是不是自主品牌到了“新洋务运动”的时代?当然那些设计师很多是主管的,老外有管经营的有管品牌,主要还是在设计和技术的领域,这里我们想问您针对自主品牌所谓的“新洋运动”是怎么看的?第二个是国有体制的问题,特别是高管的限薪令是否会对我们引进的这些高级人才有一定的影响,同时像这些互联网公司也很看好汽车领域,也在高薪吸引高管人才,您是如何留住我们的人才,关于体制之上、体制制约的问题,我们怎么解决?

  徐留平:现在是全球化时代,如果说汽车的新洋务运动大概长安最早,我们最早的时候是四无,没钱、没人、没能力、没地位,到现阶段来讲,我觉得无论是一些外籍高管还是设计师,这都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行为,但是这个里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们作为中国的自主品牌汽车必须扎根在中国,如果对中国的消费者不能够带动,那肯定不行,我觉得这是一个,无论你是洋务运动还是什么运动,核心是对消费者要动起来,这是一个。

  第二个关于体制的话题,我觉得国有体制和机制这方面肯定与民营企业有差距,这个方面我觉得不能讳言。目前来看,对长安不是特别明显,因为长安是属于南方集团旗下子公司,从南方集团来说,在这个领域当中,也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做了一些调整,来尽可能地让高管能够体会到公司发展家族创造价值分享。

  凤凰汽车:如何看待这个机制?

  徐留平:从国家层面来说,在充分竞争的行业当中这个机制很重要。

  凤凰汽车:你们审批会很困难是吗?

  徐留平:我觉得会快,另外一个我觉得汽车集团,也许给你量化很多股份,但是最后你没有创造价值,给你1股,1×0的时候不还是0吗?汽车的成长、成熟或者盈利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凤凰汽车:十三五计划像长安汽车整体的销量、利润和研发能力以及目标有没有?

  徐留平:非常有,我们愿景2025,我们做10年的规划,在这个当中我们相对来说做得比较保守,为什么说保守呢?我一直认为汽车行业是一个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行当,你看长安也一直倡导稳扎稳准的理念。

  凤凰汽车:我们知道PSA在国际化的步伐还挺大的,所以您觉得跟PSA的合作是否有可能进一步地加强?

  徐留平:首先我们和PSA的合作不仅仅是合资企业,在技术和平台方面都在加强合作,至于说未来它要怎么样,我现在还不太好评价这件事。

  凤凰汽车:徐总问一下国际市场的战略,我知道去年车展的时候,长安说往海外拓展的重点是伊朗印度俄罗斯这样新兴市场,有明显增长潜力的市场,今年有很多汽车企业宣布在国外建厂或者把生产线挪到国外去,比如在墨西哥,对长安而言,自主研发这么好,又长期和国外品牌进行合作,有没有考虑进军稍微成熟点的或者竞争比较激烈的像美国、欧洲的市场?

  徐留平:在我们十年规划中就有,去年讲的时候就是当下正在做的内容,在整个国际化过程当中我基本的期望和要求与我们经营理念还是一样的,就是要稳扎稳打,这样的话是就把这个队伍的信心拿到了,因为一支队伍最重要的是信心。

  凤凰汽车:国内很多品牌都盯住印度这个市场,并且国内品牌在国外市场很有竞争,您觉得长安在这方面有压力或者优势吗?优势在哪儿?

  徐留平:对于海外市场我的理解是要扎下根去,不是简单地把你的产品卖出去,是你能够充分地利用本地的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和其他的技术能力,然后为本地的消费者提供这种产品和服务,我不太欣赏那种所谓的远谋式的,而是你应该有很多本地的发展能够促进本地的经济增长,促进本地人的水平的提高,那么同时在这个过程当中,把公司的产品技术涵盖进去,我觉得这样才能走得远。

  凤凰汽车:长安最近一套体系出来了,有没有可能往更高的一段发展?

  徐留平:从长安来讲,我们目前的战略看,是把生命动感智色双旋八个字做到极致,我们叫做极致梦幻让人尖叫的产品,这是我们能够奉献消费者更多的东西,特别是我们讲品牌的理念是精神层面的,但最终要落实到产品上,产品是一个载体让消费者感知它知道它,未来,长安汽车会加快产品推进的速度,然后在产品这个载体上更多地展现出长安的这种精神。

  凤凰汽车:欧尚也在这里面吗?

  徐留平:欧尚不在。

  凤凰汽车:东风已经有PSA很多股份,对于未来长安和PSA的合作有影响吗?

  徐留平:目前我没有听到有任何影响,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也没有感觉到。

  凤凰汽车:理念发布会徐总是骑着马出来的,当时媒体圈特别关注,都刷爆了朋友圈,虽然我不在现场,我不知道有没有特别的意义,不知道是为了印证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您做了这样的举动,当时的考虑是什么?

  徐留平:两个考虑,一个是我把马和车作为比较,你要说一件事,一大堆结构化的语言没有必要,我觉得既然是长安汽车,我们叫做生命动感、智色双旋,我们的产品叫做极致梦幻令人尖叫,如果不这样做也没法让人尖叫。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