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逸:英菲尼迪在爬坡期 未来将深度国产化

2017-04-10 08:46:00 中国经济网 分享
参与

   陆逸表示,英菲尼迪目前的销量情况非常正常,因为正处于发展的爬坡期。而对于身处爬坡期的英菲尼迪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不懈的进行国产化工作,而且要深度国产化。

   国产化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雷新透露,上海车展期间,英菲尼迪将迎来全新中型SUV概念车的亚洲首秀;同时,首款量产的VC-Turbo可变压缩比2.0T发动机和ProPILOT自动驾驶辅助技术也将展现。

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陆逸(左)和执行副总经理雷新(右)接受专访

   在回答中国经济网记者的提问时,陆逸明确表示,英菲尼迪目前的销量情况非常正常,因为正处于发展的爬坡期。关于国产化的工作,也是英菲尼迪在爬坡期一定要坚持的非常重要的战略,未来将坚持不懈的进行国产化工作,而且要深度国产化。

   日前,英菲尼迪在上海举办了挑战者盛典。活动后,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陆逸和执行副总经理雷新接受了媒体的专访,就英菲尼迪的销量和国产化等问题做出回应。

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陆逸

  目前销量情况很正常 英菲尼迪正处爬坡期

   2016年,英菲尼迪在华全年累计销量达到41590辆,同比增长3.4%;其全球销量同比增长7%,超过23万辆。今年第一季度,英菲尼迪在华销量破万辆,同比增长4%,而其全球累计销量达到67367辆,同比增幅为18%。无论是在英菲尼迪全球体系中,还是在保持两位数高增长的中国高档车阵营中,英菲尼迪在华市场的销量表现都难言出色。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从去年4月以来,英菲尼迪的销量增长便已陷入停滞。

   对此,陆逸强调,目前英菲尼迪的销量很正常,因为英菲尼迪是一个进入国内高档车市场的新军,东风英菲尼迪合资企业成立才两年,还处在爬坡期。他还说,所有的汽车品牌进入中国后,销量都会有一个至少四到五年的爬坡期;在这期间伴随企业对市场的熟悉程度增加、运作能力提升及投资力度加强,会迎来一到两个爆发期。

   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英菲尼迪确立“敢·爱”品牌口号并展开强大营销攻势后,就迎来一个销量增长的“爆发期”:2014年,英菲尼迪在华销量超过3万辆,同比大幅增长75.6%,成为2014年增长最快的豪华汽车品牌;2015年,英菲尼迪在华累计销量为40188辆,同比增长33.8%。

   不过,步入2016年,英菲尼迪在华便陷入人事调整的过渡期。当年4月初,陆逸加盟担任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到现在,刚好满一年。在过去的一年里,英菲尼迪品牌和陆逸都保持着相对低调的姿态。陆逸坦言,“过去一年我们一直处于思考和探索阶段,以便更好地认清我们是谁,我们的未来在哪里,我们应该做什么。”

   在陆逸看来,英菲尼迪品牌是一个只有三十年历史的年轻品牌,今年是进入中国的第十年。所以作为一个年轻的品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他还表示,“‘敢·爱’向‘挑战者’品牌的转变正是我们过去一年思考的积累,是更聚焦的一种进化。因为市场环境在变化,消费者的需求在变化,我们也要根据变化不断的调整、创新、挑战自我。”他说,“因此我们希望把英菲尼迪品牌的内涵直接大胆的说出来,就提出了‘挑战者’品牌战略。”

东风英菲尼迪执行副总经理雷新

   国产车型销量占比超六成 未来还将深度国产化

   不过,“做品牌不是靠一个口号一朝一夕就形成的,品牌口号必须得落地。”陆逸表示,英菲尼迪将从产品本身的DNA出发,聚焦目标客户群,让产品与目标消费人群建立联接、产生共鸣。

   陆逸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对于身处爬坡期的英菲尼迪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不懈的进行国产化工作,而且要深度国产化。”他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同时也是很特殊的汽车市场;如果英菲尼迪品牌要扎根中国,就要真正的了解客户,扎根于客户、扎根于市场,这就必须深度国产化。据雷新透露,英菲尼迪目前的国产车型销量占比整体销量的份额已经超过60%。

   但是,从2014年底国产以来,英菲尼迪只推出了两款国产车型:Q50L和QX50。对此,有媒体提出了“国产新车推出节奏过于缓慢”的质疑。陆逸表示,“关于产品线布局的问题,英菲尼迪有一个长线的规划。”

   陆逸介绍说,汽车行业的产品规划期基本是5年到7年,规划内容包含平台规划、动力总成规划以及国产化的供应链规划等。他还说,“目前英菲尼迪已经围绕着上述三个方面在准备,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完整的产品规划,在未来5-7年内在汽车主要的细分市场都有英菲尼迪充满竞争力的产品。”

   谈及国产化在今年的推进程度,陆逸表示,“国产化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下一款国产车的信息将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正式公布。”雷新进一步透露,上海车展期间,英菲尼迪将迎来全新中型SUV概念车的亚洲首秀;同时,首款量产的VC-Turbo可变压缩比2.0T发动机和ProPILOT自动驾驶辅助技术也将展现。(中国经济网 记者王跃跃)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