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补贴"吨百公里耗电量"惹争议

2016-04-22 14:08:00 cnautonews.com 分享
参与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如果用这句话来形容当下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前途与命运,应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贴切。

   骗补风波自年初发酵至今,暴露出既定补贴政策的不科学性,不仅扰乱了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也扰乱了当前政策的正常推广进程。由于中央新能源补贴政策迟迟未出,地方也在等待中央政策如何落地,处在政策空窗期中的新能源汽车,其市场销售正在受到直接影响。如何制定科学、合理的产业补贴政策,不仅成为当前决策部门面临的重要课题,也让更多关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有识之士颇为关心。

   近日,网上流传出中央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案讨论稿,其中纯电动乘用车补贴标准中第一次引入“吨百公里耗电量”的指标,要求吨百公里耗电量不超过13kWh,在业内引起关注。昨日,由《汽车商业评论》召开的“中国新能源汽车政策学术沙龙”,就这一问题邀请到杨裕生、殷承良等业内专家,共同讨论当下补贴政策应何去何从。

   “吨百公里耗电量”,其计算公式是:百公里耗电量/车重。对于这一算法,《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提出质疑:“由这一计算公式推演,自重越高的车越占优势,而A00级的小车却不能达标,这将导致轻量化的车型或者是被定义为小型车的车型不再具有优势。众所周知,中国的小型车销售情况并不良好,如果提出这样的指标,节能排放比较好的小型车将不再具有优势,这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是相违背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认为:“衡量汽车对于二氧化碳排放的贡献,要从车辆的全生命周期来考虑。纯电动汽车在行驶途中虽然没有排放二氧化碳,但是在车辆制造过程中消耗很多电,其驱动力也是电,而我国主要是依靠煤炭资源发电,这就需要考虑二氧化碳排放。如果是按照吨百公里耗电量来衡量,吨位越高的车,占的优势越大,越有利于其发展,所以制定这样的指标,是鼓励发展大型车、豪华车,而不是鼓励发展节能减排的车型。”

   杨裕生建议,我国可以借鉴新加坡的做法,“制定政策时,不应该单纯参考‘吨百公里耗电量’,而应该限定百公里消耗的电量,要将绝对耗电量(或者说绝对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考虑其中,这个指标可能更有利于推动节能减排目标的实现。”

   北京理工大学机械与车辆学院副教授孙立清认为:“如果要建设集约型社会、实现环保理念,那么电动汽车必然应朝着轻量化方向发展,用尽量少的电池装载尽可能多的人或货物,这是我们需求的方向。因此在指标选择上,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选择有利于发展节约环保的车型,鼓励微型轿车A0级、A00级的车型。如果我们提出的衡量指标与这一目标背道而驰,那就是错的。”

   上海交通大学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殷承良认为,吨百公里电耗不能真实反映车辆实际使用状况下的能量消耗,他提出:“如果根据吨百公里电耗的测算公式对现有纯电动乘用车进行测算,结果显示整车整备质量越大的车型,其指标越小,显得更加节能,但这并不能真实反映能耗与排放情况,甚至得到与实际能耗排放相反的结论。”

   殷承良谈到:“相比之前的政策,纯电动汽车考虑电耗因素已经是一种进步,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在完善能耗指标的细节和合理性问题上还需多方求证、严谨讨论。对于不同车型应该区别对待,如果以整车整备质量作为分母,就忽略了各种不同车型的使用用途。我建议,应该以有效载(客)质量作为分母来衡量纯电动车辆的电能消耗,才更加合理,这样就不会得出车越大越节能、越占便宜的结论。”

   不过,“吨百公里耗电量”是否绝对不科学?电动汽车时代网主编史宝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有一个问题可能尚未引起大家注意,如果车身加重,按照以上公式,分母确实变大了,但同时续航里程也会受到限制,也就是说分子也在变大,这个数据是不是一定鼓励重型车?这要看它的平衡点。”他建议,如果综合考虑更多的指标系数,以此互为条件,而不是单纯按照某个单一标准来制定补贴政策,可能会更加合理。

   杨裕生分析指出:“从目前得出的数据看,吨百公里耗电量的指标对于节能减排没有好处,对于引导电动车向正确方向发展没有好处。我担心将来的标准再降低一点,比如从13降低到11,微型车的发展就会受到更大影响。”

   国内传播管理专家王丰斌谈到:“政府在引导新能源汽车政策制定的过程中,不应参与或是拘泥于具体的技术细节。对于具体的技术参数,甚至技术路线的过多干预往往是扭曲了市场,而市场和老百姓真正的选择方向往往容易被掩盖。中国新能源汽车政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赞同以开门问政,或是以严谨论证、集思广益态度,改善新能源政策制定的方式,集纳更多的社会智慧。”

   时至四月,中央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案依然未露真身,笔者以为,这正反映了决策层在对待这一问题时所秉持的谨慎态度。当前,各方意见众说纷纭,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骗补丑闻不再上演,让更加科学合理的政策得以长效、稳定地施行。事实上,在历史的长河中,任何一个争议性话题都是在辩论中越加明晰的,我们乐见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再获“新生”。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