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难觅踪影 是什么让充电桩企业骑虎难下?

2016-06-08 08:43:00 数字报 分享
参与

   日前,记者从星星充电内部人士获悉,星星充电经营状况不佳,近半年多以来,相关业务高层管理人员频繁变动。4月份中国普天新能源江苏公司原总经理、万帮星星充电总经理苏浩离职,不久后公司高管开始降薪。内部人士透露,如今的星星充电人心浮动,中层干部、企业员工对于企业未来发展以及个人前途十分迷茫。

   一直以来,星星充电以其高调的形象、充足的资金储备、宏伟的战略规划被业内熟知,曾多次获得国家领导人和行业专家的表扬。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大的变化,实在令人震惊。

   丰满理想遭遇骨感的现实

   记者是去年10月23日星星充电入驻北京媒体见面会盛况的亲历者:百余家媒体、三百多位嘉宾汇聚一堂见证星星充电的到来,会议厅座无虚席。到场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

   这样的场景在去年11月13日的上海同样上演,星星充电“桩”点上海百日庆功大会在一家酒店的会议中心隆重举行,80多家媒体到场报道。

   星星充电在去年10月的进京见面会上,披露了其充电领域的宏伟规划:三年内滚动投资45亿元,成立除本部以外的管理机构340个,在全国范围内投资建设和运营60座城市的智慧公共充电网络,建设25万个充电桩,形成规模化和城市充电网络群,至2020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和运营不少于100万个以上充电桩……

   言犹在耳,当初的豪言壮志半年之后实现了几分?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总是能形成鲜明对比。据星星充电内部人士透露,当初进入北京时承诺免费发放的10000根充电桩并未发完,目前在北京实际建设的充电桩不足5000根。

   与前期高调的宣传不同,现在的星星充电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星星充电发展已经陷入了困境,公司内部政策调整频繁、高层管理人员纷纷离职,员工对于公司如何发展十分困惑,整体士气远不如前。“这主要是由于当初设想的补贴资金并没有那么好拿,手续的繁琐和高门槛,拖慢了星星充电资金回笼的速度,资金链已经十分紧张。”

   在上述内部人士看来,星星充电前期的高调亮相也算是一种策略,因为品牌影响力确实为充电站点建设过程中带来了很多便利,但在充电领域长期的高额投入还是让其后续发展有些力不从心,目前星星充电处于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要获得补贴必须建桩,北京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企业必争之地,但是寸土寸金的现状让很多充电桩企业很难找到价格合适的地段建设充电站点。企业必然要考虑成本控制,地段的性价比便成为首要因素,导致站点建设位置不合理。数日前,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东五环外的蟹岛度假村,星星充电在此建的充电桩数量至少有200多根,几乎每个车位都配有充电桩,密度之大令人震惊。但记者在现场发现,只有两辆私家车在此充电,绝大部分的充电桩从来没有被使用过,充电枪很多布满了蜘蛛网。

   建了充电站点,补贴就能拿到么?星星充电(北京)总经理王常青向记者坦言,星星充电建桩至今,尚未获得北京的充电桩建设补贴,目前仅有广州地区拿到了部分补贴。

   建桩补贴难拿属于普遍现象

   按现行政策,尽可能地多建桩,就能拿到更多的补贴。数量成为充电桩公司竞争力的首要体现,而位置布局是否合理往往被忽视。尽管如此,补贴并非想象的那么好拿。记者了解到,难以拿到补贴的并非只有星星充电,记者与聚电科技、北汽特来电、普天新能源等企业沟通时,这些企业均表示尚未获得补贴资金。

   北汽特来电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目前北京大部分充换电企业尚未拿到补贴款项,北京没有针对充电设施的补贴细则,需要根据现有规定进行申请,须通过各区县向市发改委申报。“北京各区县的要求又不尽相同,申报材料也有差异,这极大地增加了企业的申报难度,整体流程被严重拖慢。”

   上述情况得到普天新能源(北京)有限公司充电桩补贴工作的相关负责人谢磊证实,他告诉记者:“普天尚未在北京拿到任何项补贴资金,目前,北京只有国家电网获得了部分补贴,大部分充电领域的企业尚未获得。”

   谢磊还表示,由于建设充电站点的地区不同,要获得补贴每个项目都需要第三方机构出具可行性报告。“这不是企业自己可以准备的材料,要获得这份报告也需要时间。”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都在铺设充电设施的聚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前也未获得相关补贴资金。

   聚电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地区要求充换电企业必须在当地注册公司,并且投资金额达到一定要求才有资格申请补贴,加上各地区的要求不同,聚电科技目前还没领到补贴资金。

   可以看到,从央企到民营企业,申报补贴的难度都很大,获得补贴的企业寥寥无几。

  政策难执行导致目标难完成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持续火热,充换电的缺口已然不断扩大,一些城市正在积极地制定宏伟的建桩计划,也不断有新的企业试图进入充换电领域,轰轰烈烈的“造桩运动”还在持续进行。不过,拿不到补贴的充电桩企业根本无法在短期内发展起来,期望越高反倒失望越大。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补贴政策难执行的主要原因是五花八门的地方补贴细则,为企业设置了不少障碍,主要体现为手续繁琐、部门不确定、前置条件过多等。

   例如,北京没有指定充电设施补贴细则,建设单位按照《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政府投资管理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进行申请。根据《规定》要求,项目单位需要通过项目所在地区县发改委向市发改委申报;项目建设方需要提供有资质的中介机构编制项目建议书等相关资料;补贴方面,原则上,投资补助总额累计不得超过项目建设投资30%。

   《上海市鼓励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发展扶持办法》与北京的补贴政策差别较大,其对充换电企业有着详细的要求:首先需要企业在上海市注册登记,要求注册资本不低于2000万元;要求充换电企业充电桩接入规模不少于1000根等。

   深圳的充换电设施补贴同样按照集中式充电设备(站、桩、装置)投资的30%予以补贴。但深圳实行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运营商的备案管理和集中式充电设施认定,根据《深圳市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运营商备案管理办法》要求,备案企业具有完成“自备案之日起1年内建设总功率不少于8000kW充电设施”的能力,且申请备案时,其建设资金不得低于2000万元。换句话说,未完成备案的企业没有获得补贴的资格。

   如果说出台补贴细则的城市费些周折能获取补贴资金,而那些没有出台补贴细则的城市,充换电设施补贴的申领发放基本处于停滞状况。也就是说,那些希望通过充换电补贴渡过发展初期的企业,都将面临出局的危险。

责编: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