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烧钱大战”不再 网约车司机万元高薪黄了

2016-04-15 08:44:00 北京青年报 分享
参与

  今年农历新年过后,不少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去年“烧钱大战”的硝烟不再弥漫,各网约车平台的补贴大幅减少,全职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受到了很大影响。为此,北青报记者调查采访了多个网约车平台车主,调查发现,在补贴大战硝烟散尽后,初期网约车司机们动辄过万元甚至几万元的月薪似乎已成过去。

  网约车平台自上线起就不断受到关注,一时间轻松月收入过万的网约车司机似乎成了热门职业。对于乘客来说,网约车只是一种出行方式的选择,但是对于司机来说,这是他们的职业、事业。合法身份的认可、薪资待遇的高低,这些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补贴越来越少 开始怀疑再干值不值了

  受访人:刘师傅

  年龄:43岁

  网约平台:优步

  入职时间:2015年3月

  月收入:5000元左右

  家住北京的刘师傅拥有一辆现代伊兰特,这辆车是刘师傅为了跑优步特意买的。一年前,为了满足优步对于注册车辆“裸车价格10万元以上,车龄5年以下”的要求,刘师傅毫不犹豫换了辆车。当时,优步和滴滴的补贴都很高,一位跑优步的朋友告诉刘师傅,全职做这个一个月能赚1万多。这对于当时在门头沟趴活跑“黑车”的刘师傅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

  “有了优步以后都没人打黑车了,基本都是提前叫好了。”刘师傅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黑车生意越来越难做,一年前,他下决心转行加入优步。

  加入优步以后,他每天早出晚归,平均下来一天要跑十几个小时。在他看来,虽然比之前趴活儿跑黑车的时候赚得多了,但是出车时间也相对久了。之前跑黑车,单价高,路程比较固定,比如从物美大卖场到冯西园,差不多5公里的路程,一趟就能赚40元。但优步的单价低,公司还要收取20%的平台费用,一单差不多距离的向乘客收取10元,自己只能拿到8元。

  跑优步不久后,一次刘师傅在接单后按照惯例向对方打电话,询问具体位置,结果对方直接要求“帮我刷一单吧”,刘师傅这才了解到一种更快的赚钱模式“刷单”。由于优步公司的补贴,不论乘客使用何种优惠,司机收到的车费都不会受到影响。通常,有一群专门刷单的人,他们会事先从网上购买“优惠码”,然后在优步下单,支付“0元”即可完成一段行程,刷单完成后,司机需要把从平台收到的车费按比例返还给刷单的人。据了解,这些“单”一般都在起步价范围内,它们距离近、成本低,但是却增加了“单量”,可帮助司机更快拿到“奖励”。但后来随着公司对刷单治理力度的加大,刘师傅也就不再参与。

  现在,他跑优步已经有一年时间。刘师傅说,最近优步的补贴大幅度下降,本来信心满满的他也开始怀疑专门买车跑优步是不是值得了。去年下半年,优步的“奖励”规则是一天内跑够12单或22单,便可以分别拿到110元和220元的奖励,而现在这个“奖励”打了对折,跑够12单只奖励60元,22单奖励120元。刘师傅说,如果拿不到这些奖励,每天跑车赚的钱也就“刚够油费”。

  刘师傅说,以前一起跑优步的同行有的已经离开,对于越来越低的奖励,越来越多新加入的优步车主表示这已经不是“一个好差事”。刨去油钱、杂费,刘师傅每月仅能赚到四五千元。但是,刘师傅还要接着跑,“我就会开车啊,黑车不能跑了,优步也不跑了,还能干什么去?”

  如今月收入仅相当于入行时的周收入

  受访人:陈师傅

  年龄:48岁

  网约平台:滴滴

  入职时间:2015年2月

  月收入:8000元左右

  陈师傅原来是一名货运司机,一年前,在滴滴快车刚开始运营的时候,他就毅然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开着自己的车做起了这份更加自由的工作。

  由于北京市的交通规定,跑货运的陈师傅从来都是晚上出门拉货,白天回家睡觉。今年,陈师傅的儿子已经高三,他觉得自己缺席了孩子的成长太多年,因此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直到他听说专车司机这个职业,才终于狠下心来,当上了自己的老板。

  在他看来,他“赶上了好时候”,因为刚开始跑专车时补贴很高,那时的政策是平峰2.5倍奖励,高峰时5倍奖励,如果跑满一定的金额和单数还有额外奖励。虽然对于单数和完成率都有要求,但是这一奖励太过诱人,陈师傅几乎每周都能赚到几千元。

  去年年底,滴滴快车被定义为“非法营运车辆”,整个行业都紧张了起来,陈师傅也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他常常听说有同行的车辆被查到或被“钓鱼”,因此,如果去一些重点查车的地方,陈师傅一般会事先交待好乘客“碰到查车的就说是亲戚或者朋友”。而机场、火车站、商业中心等都是比较危险的地方,他大多会用“拒单”的方式来规避风险。不过,令陈师傅感到欣慰的是,滴滴公司表示,一旦遇查车需要缴纳罚款的情况,公司予以百分之百报销。

  然而相对于查车来说,赚得越来越少才是陈师傅最害怕的事情。相对于刚入行时的“烧钱大战”,如今公司给予的补贴越来越少。陈师傅说,去年冬天,滴滴施行跑够一定单量给予补贴的政策,大致是一天跑够12单奖励100元,22单奖励200元,且对前一日的交易单量有一定要求。今年年后,奖励大幅缩水,近期标准降为了一天大于12单给予40元奖励,大于22单奖励90元,还不到原先的一半。

  现在,他一个月的收入大概只相当于刚入行时的一周,还需要自己交社保等,这相比跑货运时来说少了许多,陈师傅开始怀疑,自己当初转行到底值不值得。他只能不断地通过延长工作时间来多赚一些钱,一天的工作时间常常超过14个小时。这份“自由又赚钱”的工作,在陈师傅脑海中幻灭了。

  几乎一刻不停连跑8小时

  受访人:李师傅

  年龄:42岁

  网约平台:首汽

  入职时间:2015年1月

  月收入:6000元左右

  李师傅曾经是一名具有16年驾龄的出租车司机,去年,他所在的公司首汽集团准备将一批“花式巡游出租车”升级为“专车”。李师傅主动报名,于是顺利成为了第一批首汽约车的专车司机。

  李师傅说,开专车的自己更像“白领”,每天一身正装,开着公司配备的新车,豪华、整洁、各种设备一应俱全,载着具有一定消费能力的顾客,这份工作给予他更大的满足感。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工资构成为2000多元的基本工资加单笔行程的20%提成,这使得李师傅每天早上醒来想的是“今天预计又会赚几百元”,而不是“今天又要缴纳几百元的份子钱”,这让他感到工作充满动力。

  现在,李师傅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每月工资大概6000多元。

  当“白领”的代价是工作时间的不自由。首汽约车公司要求专车司机在工作日每天工作满8小时,且有固定的时间点。其中,早班为早上6点至下午2点,晚班工作时间是下午3点至晚上11点。由于目前首汽约车的车辆不多,李师傅每天特别忙碌,几乎是前一单刚刚点了“结束行程”,下一个订单马上就进来了。由于是派单制,他几乎一刻不停地跑8个小时。但是李师傅通常在工作时间到了后还挂一会儿,很多时候是因为单量多,还没等点击“下班”按钮,就又有新的单子进来了。但是李师傅表示,“8个小时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不算多,跑花车的时候最多能连续跑20来个小时,所以多跑也能接受,反正多劳多得。”

  被“挑剔客人”打低分很苦恼

  受访人:董师傅

  年龄:40岁

  网约平台:神州

  入职时间:2015年2月

  月收入:7000元左右

  董师傅原先在亦庄经营着一家饭店,近些年生意逐渐冷清,去年,他把店里的主要事务交给妻子和母亲打理,自己则开起了神州专车。“开神州类似上班,回家后也是店里比较忙的时候,还能帮帮忙。”

  董师傅家住在四环外,他和另一位同事同开一辆凯美瑞,是两班倒的形式,每天中午和晚上11点是两人的交班时间。在晚上接班后,他会工作12个小时左右,以此来争取月底对于每天工作满11个小时的全勤奖金,约1000元。

  董师傅每月大概能拿到7000元,其中底薪约4500元,公司帮助缴五险一金,此外还有一些提成补贴及各种奖金。另外,董师傅也无须负担车辆的洗车、加油、维修、保养等费用。每月薪资中较为浮动的部分是提成,要求是每月营业额和每天单量同时满足一定条件。有时是一天单量10单以上,每月营业额超过1万元,才可以拿到超过部分的20%的提成。当然,这个标准会随着市场行情不断变化。

  董师傅说,做这行,最重要的就是“服务意识”。原先一直开饭店的董先生并不抗拒服务,比如乘客上下车时主动为乘客打开车门、乘客上车后主动告知车上提供的饮水、空调、WiFi,询问乘客对于车内温度的满意度,为乘客选择合适的路线等。但令他困惑的是,依然有一部分“挑剔的客人”打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分数。曾有一次,董师傅遭到客人打低分,原因是“东西落在车上,师傅第二天才发现给送回来”。

  虽然遇到诸多问题,董师傅还是坚持做了一年多。他说自己开店的话,特别操心,把全家人的精力都“押”到一个小店里。去年生意不好做后,全家都愁眉苦脸的,他压力特别大。现在自己出来“打工”,不但增加了一部分收入,解决了自己的社保问题,还不影响家里的生意,“除了自己辛苦点,挺好”。

  文/本报记者 温婧

  财经观察

  网约车亟须政策规范

  数据显示,中国的网约车已经覆盖400多个城市,每天为1000万人提供服务,全国已经有3亿多用户有使用网约车的消费习惯。然而,由于缺乏相应的政策法规,目前网约车还很不规范,存在诸如安全保障、责任认定、公平竞争等一系列问题。

  去年10月,交通部对《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今年两会上再次公开对网约车问题表态,因此我们看到,政府部门对此相当重视。然而,至今迟迟未最终给出明确答复,这对于各种平台的司机们来说很不公平。

  一方面,是以滴滴、优步为代表的有私家车介入的平台,目前虽未被明确定义为“非法”,但是却时刻有被查“黑车”、被扣车、被罚款的危险,这也使许多司机怀疑自己的这份职业是否合法,并且每天在一种战战兢兢的状态下工作,或许会对交通安全带来一定的隐患。

  另一方面,是以首汽、神州为代表的统一管理的专车平台,这种B2C的模式已经被官方认定为合法。但是,由于管理成本和费用较高,造成这类公司的竞争力尚弱,从规模上还不能与滴滴、优步等平台相抗衡。因此,许多司机认为自己赚钱不多,还要受到公司的管束,十分不自由,这或许会带来部分司机的流失。

  因此,无论哪种专车司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这也是必然的,因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还在探索中。我们期待相关政策尽快出台,规范行业秩序,引导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最大限度地保障乘客和行业内各方利益。

  文/本报记者 温婧

责编:杨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