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汽车称销量、毛利率下滑受SUV和新能源补贴影响

  江淮汽车表示,2018年公司销量降幅大于汽车行业降幅主要是受SUV、中重型货车等细分车型下降的影响;报告期内乘用车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是受市场价格调整、促销力度、成本波动和新能源补贴退坡综合影响。

  新京报讯(记者 张洁)6月19日,江淮汽车发布关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对于上交所问询函中要求补充披露的公司经营、业绩、资产等情况进行了回复。

  江淮汽车在回复中指出,2018年公司销量降幅大于汽车行业降幅主要是受SUV、中重型货车等细分车型下降的影响;报告期内乘用车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是受市场价格调整、促销力度、成本波动和新能源补贴退坡综合影响;2018年末其资产负债率增加的原因是公司净资产减少,国家新能源补贴资金未到账,公司有息借款增加等。

  SUV销量走低致年销量降幅大

  5月24日,江淮汽车收到了《关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简称“年报问询函”),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江淮汽车针对公司经营、业绩及资产所涉及的一系列问题作出补充披露,如公司报告期内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乘用车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乘用车工厂产能利用率较低的主要原因及后续的改善措施等。

  根据江淮汽车年报,2018年江淮汽车销售各类汽车及底盘46.24万辆,同比下降9.08%。对此,江淮汽车在回复中称,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中国汽车市场进入阶段性下行周期、汽车上市公司销量普遍出现下降,并指出2018年公司销量降幅大于汽车行业降幅,主要是受SUV、中重型货车等细分车型下降的影响。

  数据显示,2018年江淮汽车SUV销量为 9.32万辆,同比下降了23.16%;2018年江淮汽车的中重型货车销量为5.23万辆,同比下降27.06%。江淮汽车表示,其小型SUV产品瑞风 S3在2017年以前增长迅速,但随着新进入者的不断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产品竞争力随之下降,导致2017年、2018年公司SUV车型销量下滑较多。在紧凑型 SUV 市场,公司推出瑞风 S7 产品,也未实现有效突破,以上因素导致公司SUV车型降幅较大。

  与此同时,江淮汽车乘用车业务毛利率也明显减少,2018年毛利率为4.12%,较上年减少了7.13个百分点。江淮汽车称,2018年公司乘用车毛利率的下滑主要受市场价格调整、促销力度、成本波动和新能源补贴退坡综合影响。

  此外,江淮汽车的乘用车产能利用率也有所下降,2018年产能利用率仅为45.03%,同比下降4.35个百分点。其中,2018年其SUV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为39.69%,产能利用率偏低。据悉,造成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是江淮方面采取以销定产的方式进行销售,受SUV销量下滑的影响,SUV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数据显示,江淮汽车SUV 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从2016年的87.97%下降至2018年的39.69%。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依赖低价小型SUV车型,江淮汽车曾在乘用车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但随着竞争者增多,SUV市场渐趋饱和,江淮SUV车型无法为其销量带来更多助益。“江淮汽车还是应该在产品和品牌竞争力的发展方向上多下工夫。”

  新能源补贴未到账等致资产负债率增加

  而江淮汽车在资产方面的变动情况同样引起了上交所关注。

  据江淮汽车年报及前期信息披露,2014 年至2018年,公司短期借款由4.15亿元增长至36.03亿元,长期借款由8.60亿元增长至48.88亿元。公司报告期末资产负债率为71.10%,处于行业较高水平。对此,上交所要求江淮汽车补充披露说明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公司债务结构的合理性。

  数据显示,2018年末,江淮汽车资产总额为474.92亿元,负债总额为337.6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1.1%,较年初增加了5.36个百分点。江淮汽车方面称,资产负债率的增加主要有三个影响因素,2018年其利润总额为-14.76亿元,净资产减少;同时,国家新能源补贴资金未到账,2018年末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账面余额为61.65亿元,占用资金较大;此外,为减轻经销商压力,保持渠道活力,应收账款逐步增加,2018年末应收账款占用资金50.8亿元,由于应收账款和新能源补贴占用资金较大,为保障公司正常生产经营,2018年公司有息借款同比增加34.50亿元,致使资产负债率增加。

  同时,江淮汽车披露,2018年公司长期借款、短期借款占负债比为30.66%,同比增加了7.07个百分点,高于行业的5.78个百分点。对此,江淮汽车在回复中表示,2018年公司营业总收入501.6亿元,同比增长1.95%,应收账款达50.8亿元,同比增加38.52%,应收新能源补贴61.65亿元,同比增加41.75%,公司资金占用同比大幅增加,因此增加长期借款、短期借款来补充营运资金。

  对此,上述资深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江淮汽车目前仍过于依赖新能源补贴,因此导致其资产负债率及长短期借款占比有所增加,而新能源汽车目前看来尚无法给予其销量太多支撑。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多个月份保持上涨趋势的江淮纯电动乘用车,今年2月曾出现明显下滑,降幅为23.23%。

  新京报记者 张洁 编辑 张冰 校对 李世辉

责编:刘阳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