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景源:国有车企改革是行业转强发展的历史机遇

2018-08-14 11:39 V讯网

  8月13日,由寰球汽车主办的主题为“多元、纵深、目标‘思辩’国有车企变革的N+1时代”论坛在京召开。提起国有车企改革这一话题,舆论对此认知总是片面化、简单化。却没有真正读懂国有车企改革背后的“改什么、为什么改、改革的目的是什么”等基本问题。

  目前来看,在国有车企改革中,混合所有制改革也被看做是国有车企改革的唯一突破口,从2014年混改被写入到政府工作报告以来,北汽集团、奇瑞汽车、上汽集团、江淮汽车、广汽集团、长安汽车等企业就陆续开始通过交换持股、管理层持股,引入行业外投资者等,吸引各种所有制的资本进入。

  其实,针对国有车企变革并不简单的只有混改这一条路可走,至于到底哪条路更适合国有汽车企业改革的方式正是此次论坛讨论的焦点。寰球汽车集团邀请中国研究国企改革最权威的5位专家学者,首次围绕汽车行业解析国有车企改革的渊源与联系,向外界传递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真正初衷以及国有改革的“N+1”方式是什么。从而解决战略投资者无法长期持有国有股权与接受混改即是企业经营溃败的担忧;同时解读“混改”是否是国有汽车企业改革的唯一方式,探讨国有汽车改革该如何“因地制宜”,梳理适用于当下汽车企业改革的方式方向。

  

  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从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之初到进入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取得飞速发展。这一切都归功于国有车企的不断发展改革,如今国有车企发展进入到了新的阶段,有出现新的问题,这要求国有车企不断将改革推动下去。中国的汽车工业正在面临着一个新的历史机遇时期,处理好了,中国的汽车工业能够使整个经济由高速度转向高质量增长阶段。

  以下是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姚景源发言实录:

  我对汽车工业是情有独钟,因为我本人是汽车工人出身,我20岁到一汽,当过电焊工、政治处干事,共青团的团委书记。

  大家知道现在是三个市,我是讲股市楼市再加上车市,这三个市老百姓不骂的就是车市。我们真正的汽车工业还是在社会主义新中国,1953年中国共产党就部署了中国的汽车工业,1953年是第一汽车制造厂电机,当时毛主席亲自写了第一汽车制造厂电机纪念这几个大字,当年一汽就是把毛主席的题词找了六位年轻的党员和团员抬这个奠基石,这六个年轻的党员和团员当中有一位就是后来我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中国第一部汽车是1956年7月15号,这个是中国第一部汽车,在当时庆祝中国第一辆汽车诞生的时候在诸多的青年人当中也有一位,就是当时是一汽动力厂的副总动力师,就是后来我们的江总书记,当时一汽的厂长姚冰同志他从黑龙江省委书记的党委调到一汽当厂长,可见我们当时党对汽车工业何等的重视,那中国的汽车工业从1953年建厂1956年有了第一部汽车,到1978年我们是14900辆。我讲一方面我们确实要看到中国的汽车工业从无到有,我们从1953年开始到1978年我们确实也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但是我们有问题,第一个是产品单一,主要是解放牌;而且当时我们虽然有一些工厂,都是小、散。

  1978年后,中国汽车工业进入到改革开放阶段,一个重要的拐点就是两次对外合资。一个是1983年北京吉普拉开了中国汽车工业引入外资组建合资企业,紧接着1985年上海和德国大众生产桑塔纳,这是中国最早的两个引入外资成立合资企业。此后,中国汽车有了一个迅速的发展,在1980年我们产量还不到20万车辆,但是韩国韩国到了80年代初已经达到200万辆产量。70年代我在一汽时产量是6万台车,算出劳动生产率是一个人一台车,那当时日本丰田是4万人,但是他做到了年产400万辆车,正是因为我们在诸多的工业领域和经济领域率先引入外资组建合资企业,所以说汽车工业有了飞速的发展。

  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我们相当数量的同志认为中国加入世贸将会极大的打击中国的汽车工业,当时在加入世贸的过程当中汽车的这个谈判是最艰苦的。我们加入了世贸后从100万辆到200万辆,仅仅有了八年。从2003年后我们每年新增产量达到100万辆以上,去年中国汽车产量2994万辆,已经占了世界汽车产量接近三分之一

  为什么中国汽车有这种辉煌的成就和发展,我觉得就是改革开放。我们有国企有中外合资,有民企,就是多种所有制并存,而且现在全世界大的汽车公司都在中国有投资,这个是改革开放。当然在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也遇到了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汽车的增长速度我们比原来有所回落。

  当然我也认为中国汽车经过这样一个40年的发展走到一个新的阶段,应当说和整个国民经济一样,是走到了一个由过去那种高速度的增长,转到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所以我们回过头来要研究,我们怎么样才能够让中国的汽车工业走向高质量的发展。

  什么是高质量发展?我认为第一个是以创新为根本驱动力的发展,这个创新不单单包括技术创新,还应当包括制度创新,包括所有制方面的改革与创新。第二个高质量的发展应当是绿色发展,上半年我们整个汽车我们生产增长3.5%,但是我们新能源汽车增长70%以上。第三个高质量发展应当是在一个更加开放层面的发展,总书记他在G20会到厦门金砖会然后今年的海南博鳌再到上合组织会议他讲到最重要的就是开放,中国要走到新的历史阶段有更大的发展就是开放。第四个是高质量发展最重要的就是老百姓有获得感的发展。这个都决定了我们这个高质量发展。

  所以汽车价格大幅度的下降,进入到了千家万户,成为经济支柱产业。另外我觉得我们应当研究怎么样去培育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这点非常的重要。再一个理念是高工资能够带来高素质的劳动力,我们今天有不少企业家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还是在千方百计压低劳动力成本,我是主张要降低成本,但是注意高工资能够带来高素质的劳动力这个是福特100年前提出来的,因为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更多的培养出具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家。

  回过头来讲,我们的改革需要天时地利,但是有些改革我们可以扎扎实实的开始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中国的汽车工业正在面临着一个新的历史机遇时期,我们面临一个新的历史机遇,而且回过头来讲正是中国的汽车工业能够为我们中国整个经济由高速度转向高质量,或者是我们走到一个新的时代,能够创造出更多的经验,谢谢大家。

责编:黄兴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