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造车风头正健 车企人才不断流入

2016-04-05 08:45:00 搜狐汽车 分享
参与

  走,走,走,都去互联网造车去。

  最近两周的汽车新闻中,这句话正中标的——传统车企人才流向新兴互联网车企已成业内瞩目之事。

  最近且最有影响力的一则消息是,原上汽集团副总裁、曾任上海大众董事总经理的张海亮已正式加盟乐视,任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公司总裁,向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汇报。

  虽然这一消息未得到官方确认,但并非毫无根据。此前,与张海亮一样来自上汽体系的丁磊,现任乐视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去年年底,前上汽 集团电动车研发总工程师傅振兴也确认加盟乐视超级汽车,担任副总裁。乐视来自上汽系领导人的存在,让更多人相信,张海亮加入乐视也不是不可能。

  此前,还有原英菲尼迪中国总裁戴雷博士,辞职后加盟腾讯公司、和谐汽车与富士康联合组建的和谐富腾公司;吉利汽车副总裁、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沈晖,离开吉利之后,选择担任博泰造车联合创始人,后又自己创立威马汽车,继续造车。

  可以说,在新一轮“互联网 ”的大潮中,互联网公司裹挟着雄厚的资本实力和技术梦想,通过讲故事、讲情怀、给平台,对传统企业的优秀人才发起“挖角”大战。传统车企高管离职走向互联网造车正是这一大背景下再正常不过的人才流动。

  互联网汽车:

  论疯狂挖角的必要性

  作为新兴的汽车公司,诸如乐视汽车、蔚来汽车、智车优行,百度汽车等,想快速切入具有上百年历史的汽车行业,要么像阿里汽车一样,找一个传统车企为合作伙 伴,双方分别发挥自己的长处,共同完成造车大计;要么就是从已有车企中挖到熟门熟路的“大牛”,带着新公司披荆斩棘。

  毕竟,一家互联网汽车公司,不管发布会PPT做得多么炫酷,不管聚集了多少来自IT行业的大手,或有前瞻性的创始人,它的最终产品也是一辆电动汽车。这辆 车或是智能电动车,或是电动超跑,但都脱离不开车身、底盘、转向系统、动力系统或电池电机等几大系统。无论是自己制造抑或是寻求合作伙伴代工,找一个“懂 行”的人都十分必要。

  君不见,即使被称为“现实版钢铁侠”的马斯克,创办特斯拉之初,依然需要从传统车企获得人才支援。不说其投资人中就有丰田、奔驰、松下这样的传统汽车及零 部件巨头,其主要的高管也来自诸如丰田、奥迪、宝马等传统车企,如其全球生产副总裁GILBERT PASSIN此前有传统汽车行业23年的工作经验,曾在北美和欧洲的丰田、沃尔沃、Mack和雷诺等公司担任领导人,加入特斯拉之前,他担任丰田北美 West Coast的生产工艺总经理以及后来北美地区卡罗拉车型的首席生产工程师;再如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Franz,曾长期就职于大众、通用、马自达等传统车 企。

  而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则明确表示,他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全球飞来飞去网罗人才。为了招揽人才,蔚来汽车特意把研发中心设在上海。“上海有全 中国最丰富的,包括外籍、本土的最优秀的研发人才。这个人才基础,是我们这样的新公司可以做事情、可以进入汽车市场的重要基础。”李斌说。

  确实,一个百年沉淀的行业,在发展过程中,不仅有传统汽车的技术积累,更形成了完善的生产体系、质量控制体系、销售及售后体系,这些体系背后更为关键的是人才的积累。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一代杰出的汽车人把这个行业从最初的稚嫩推向成熟。

  以前文提到的张海亮为例,公开资料显示,1970年10月出生的张海亮,毕业于被称为工程师摇篮的同济大学,1994年进入上海大众,历任供应部经理兼计 划物流控制部经理、规划部副经理、产品工程部副经理、人事与行政执行经理及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等职务,在汽车制造行业拥有丰富的从业经验。 在他执掌上海大众的7年间,上海大众成绩斐然,推出了自主设计和研发的A级车LAVIDA朗逸,并取得了巨大的市场成功,至今位居中国畅销车榜首。

  传统车企人才的另一条路

  与车企的朋友聊天,近两年常常听到他们说,某某辞职了,奔互联网去了,或者某某去了乐视,工资是现在的3倍不止;又时有新闻传出,某互联网造车项目已邀请 某传统汽车“大牛”加入,并带来了几十人的工程师团队等,可以说,互联网汽车作为“风口上的猪”,资本雄厚,未来可期,通常都会开出非常优厚的条件,诸如 高薪、期权来吸引传统车企人才。

  以乐视超级汽车为例,贾跃亭一直在疯狂地“招兵买马”,一大半高管包括丁磊在内都来自传统车企,原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区总经理吕征宇、原一汽-大众生产总 监FrankSterzer、广汽丰田副总经理高景深等人都被招入麾下。更有消息称,位于美国硅谷的乐视超级汽车总部已经组建了超过260人的研发团队, 并已潜心工作了一年之久。

  “这其实很正常,在市场化背景下,互联网汽车的挖人,使得传统车企高管,甚至于普通的工程师、技术工人又多了一个证明自身价值、实现理想抱负的舞台。”工作于国内排名前四车企的汽车工程师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

  确实,那些“出走者”,要么在传统汽车行业侵染多年,但由于种种机缘,在原来的工作单位不得志,想寻求新的突破;要么是性情中人,酒逢知己千杯少,被互联 网造车创始人的抱负、诚意打动,单刀赴会;要么是单纯被互联网企业给出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或高薪高福利待遇吸引,一猛子扎进去,再也不回头。

  “这也提醒传统车企,在做好产品、技术的同时,注重企业文化,做好人才方面的工作,让身处其中的人有做事的机会,有成长的空间,更有归属感”。一位具备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双重工作经历的HR对中国工业报记者表示。

责编:李芳